...

爱你纵使繁华一场

    五年婚姻,末笙都没让厉御南爱上她,得知自己患上绝症,她只乞求十个月。“十个月后,我可以和你离婚,求你,不要恨我。”“你玩什么把戏?”“我累了想解脱。”青梅枯萎,竹马老去,末笙爱了厉御南十三年,而厉御南把所有的爱给了一个她。当遭受前所未有的病痛折磨,厉御南要和她离婚。“御南,能不能再等等?”“末笙,不要再执迷不悟。”在厉御南的世界里,末笙是束缚,可失去她,仿佛丢失了心。当所有的记忆涌现,厉御南幡然醒悟,他爱的那个人始终是末笙。末笙死在手术台上,留下了他们的孩子。“我累了,爱不起你,来生我们不要再见,放过你,也放过我,从此两不相欠!”厉御南悔不当初,从此封住了心,把每一天当最后一天过,直到有一天。“先生,我是莫念,不是末笙。”

 陆拾一

总裁前妻:井少别想逃

    就因为年少无知时不小心着了他的道,她愿用一辈子去入他的魔。“井傅宸,你是逃不掉的!”那一年,她如是说。人人都说井少爷天生就是经商的头脑,绝不做赔本的买卖。“我只要对我有用的女人。”那一年,他如是说。他朝她扔出一纸离婚协议,她含泪签完,发誓此生再也不会念这男人半分。三年后,她携带双胞胎萌宝归来,哪知命运早已埋好伏线。“这些年带着我的儿子跑去哪了?”“你想知道就换你追我啊!”

 绘梨衣的小樱花

欠我江山终须还

“恭喜娘娘!娘娘这是有喜了,皇恩浩荡啊!”老太医恭贺道。我却望着窗外高兴不起。因为我的日子不多了。这个可怜的孩子,注定与我无缘。阿姐当年,她总是跟我说,等我生下了小皇子,她就给小皇子做师傅,替他守边疆,保他一世长安……可惜,我们都看错了人,再也等不到那一天了。

 火火

独家替身:贺先生心上纵火

    贺临渊娶了南城第一大美人姜羡予,婚后将太太宠上了天,引来全城艳羡。  她心知肚明他心有所属。  婚后数月,他白月光高调归来,姜羡予提了离婚,贺临渊如她所愿。  恢复单身后他在兄弟前面,一副没事儿的样子,美人在怀,肆意玩乐,谁都以为姜羡予在他心里不过过客。  可后来,贺家宴会上,贺临渊看见她一身红装,挽着那个人一同出现……

 以雅以南

一遇总裁误终身

    她本名叫黄芷薇,因为户籍办理人员的失误,写成了王子妃,活了整整二十五年,她身边不仅没有出现王子的身影,就连王子身边的侍卫也不曾见到一个。而且在求学和求职的过程中,还不断的被奚落、被暗讽、被嘲笑。果然,都怪这该死的名字……

 夏至花开

前妻有喜

    怎么……怎么可能会是他?凌熹晴的脑内如五雷轰顶,眼前这男人,何时变成了世华集团的总裁?此刻她的大脑已经完全停止了动作,这令人震惊的事实打击得她无所遁行。她万万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会以这么狼狈的形象出现在他面前。

 夏至花开

试婚一百天,心机总裁套路深

“季小姐,这是夫妻义务!”男人邪肆的目光落在她身上。“我帮你准备了女人。”季安安放出一只恶魔宝宝:“输的人脱光跑外滩,妈咪归我!”次日,小包子在外滩裸~奔,眼泪鼻涕横流:“让妈咪陪我睡一晚吧,求求大帅爸比~”呼风唤雨的财阀二世VS双重身份的落魄千金。

 西门龙霆

薄情帝王的新妃:贴身宫婢

    帝位颠覆,一夜之间,她沦为他身边最卑微的宫婢。怜惜不再,他给予她的就只有无尽的折磨和痛苦。心无声的在滴着血,昔日的海誓山盟全部变成无情的讽刺。多少个日夜,她必需长守在红帐外等候着主子差遣,任由磨人的痛麻痹着她的心。辗转承恩,她连拒绝的权利都没有。他永远不会知道,她是真的曾深深的爱过……只是她亦不知,他本想以感情为手段控制她,却不料赔进一颗真心……

 于墨

快穿之女配十八式

    一场车祸夺取了她的生命,不知从何而来的系统强行绑定了她,让她不得不进入小说中为各类女配完成心愿,获得重生。“系统绑定成功,任务失败扣除双倍积分,一旦积分清零,宿主则会被强行抹杀,进入第一个任务……”

 魅生

男友七百岁

面试失败,酒醉的莫潇潇将一个帅男人抗回了家!谁知第二天醒来这个帅男人竟然不是人!莫潇潇:“请离开我家,谢谢!”“不,你抱了我,就要对我负责!”莫潇潇:“再不走,我就报警了!”“实不相瞒,我是来自未来的机械人233,来帮你实现梦想的!”莫潇潇:“有病,没吃药?”“没病,只吃电池。”……莫潇潇:“帮我实现梦想,成为一名优秀人民教师!”然后,一群小兔崽子和小霸王纷纷为画风清奇的班主任双击666!疯狂打CALL!等等……这个班主任,好像恋爱了!

 风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