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崭新的始端(1)

发布:07-08 14:02 | 2070字
A- A+

进入秋季的九月,静谧的清晨,稍微的热闹了起来。

安分的,不安分的,都通通随着这一个萧瑟的季节,一并的言情于这个城市里。

对于高中,多多少少也从别人的口中得知了一些,加上自己的猜想,模拟出了高中的趋型。本以为,别离了叛逆期的初中,步入青春期的高中之后。在新的生涯里,会诞生出一个崭新的自我。

这个想法,在得到了时间的认可之后,也就逐渐的沉淀了下来。

理所当然会为这个期望而高心的我,如今也提不起一丁点的高昂,因为那份持有的期望并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的强烈。

至于为什么会提不起劲,自己一点都没有想过,只是觉得并不会妨碍到日常的生活,所以连思考的兴趣都没有了。

不管是家人,还是过去的挚友,曾一度纠结过我这个性格。

对自己喜爱的东西而感到兴趣,对非自己喜爱的东西,往往是有一笑而过的随意。

当然,也会有在某种方面上的执著,出人意料的认真是叫他们没办法接受这样的我。

说起来,我对自己的认知也是停留在一个模糊的阶段。

如果,连当事人的自我都无法完全的认知自己,就更别说我的家人和挚友了。

这些就是一个在男生群里偏矮小一类的男生,年龄仅为十六岁,名为叶文霖的我所拥有的烦恼。

“咦!是文霖?”

突然,被一个熟悉的声音给叫唤到的我,暂且放开了自己的胡思乱想,顺声寻去。

只见,停伫在十字路口前,仿佛在等待着交通指示灯亮起的人群里。

像是随意用手梳理出来的凌乱发型,偏向棕黑色的瞳眼,那一张过目就叫人记不住其名的脸颊,硬要记住几遍才能熟悉的面孔。

出现在我眼前的这个男生,便是我初中时期的挚友吕建轩。

只见,他正冲着我这个方向,露出了以往的那副嬉皮笑脸。

“啊,健轩,你也上这所学校?”

一边露出惊讶的语气回应对方的招呼,一边向着这个身为我初中挚友的他身边走去。

看到我这般错愕的表情,显得十分满足的健轩点着头回答了我的疑惑。

“恩,那也不是没办法咯!对于每一个家庭的父母来说,都希望自己的子女能在最好的学习环境里经授教育吧。那么,作为市内最有名气,升学率最高的高中院校,不用我过多说明,你也能明白着其中的道理不是吗?”

“确实如此。不过,我很好奇的并不是什么,而是你的成绩能达到标准这点。”

被我这样明目张胆贬低到的健轩,只是苦笑了一声,并没有过多的生气。

大概,是比较理解我这种直接了断的坦率吧。

“这你还真敢说出来,就不知道什么叫谦虚吗?”

“对于认为重要的人,没办法做到一笑而过,这是我的原则。”

“啊,死脑筋的人,果然至死都无法改正自己的缺点。觉得这句话相当有道理,用来形容现在的文霖十分合适。”

那种像是进行了深深的思考之后,才流露出来的严谨表情。

被勾引出来的好奇心,被他的这一番调侃的话语给折服了,我无奈的回答到。

“这种事,不需要你来操心。”

“作为你的挚友,要是连这点关心都做不到,那真是愧对挚友这个称呼了。”

健轩说了这番话之后,还未等我反应过来,便一手拉着我,跨步向着正对面的学校走去。

原来,在寒嘘的时间里,交通指示灯已然亮起了绿灯。

不愿意这样拖拉在这边的健轩,自然不顾及我的感受,用着野蛮的手段把我拉了过去。

“下次,能不能提醒一下在行动,这样胡乱来的方式,一般人可接受不了。”

对于他这样的野蛮行为,我哀怨了一声。

然而,这一份哀怨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相反还带来了别的副作用。

“是,是,是。文霖那种冷淡的语气,想必除了我之外,一般人也接受不了吧。若是如此的话,那么我们这种无法兼容于普通人的特殊性,可以说是同类之间的普遍性吧。”

他的话语,会意的很明确,就是想告诉我每个人都有一些自我的特殊。

然而,我们两个人的特殊偏向了极端这一回事,极端的两极正好互相兼容了所有的属性,演变成了理所当然的包容。

越是这样说,我越是不悦的反驳了一句。

“少来。”

这种不耐烦的态度,加之恶劣的话语,换做一个不理解我的人来看待的话,想必会被视为傲慢一类的高傲吧。

可是,作为我挚友的健轩,只是嗤笑了我一声,用着那种吮吸饮料才发出的吱吱声,回应了我刚才的那句话。

“真不够坦率,你不一直都是这样想的吗。烦恼的东西,其实也是这么一回事吧。为什么,自己的性格会如此的偏向极端,想要容纳到同学圈子里的你,却往往做不出相对应的举动。无法通过表态付出的行动,自然也就没办法得到符合的收获。所以,你初中才会只有我们这几个友人而已。”

“没办法拥有健轩那般不执著于任何事物,还能容纳于所有事物的才能。”

“饶了我吧,才能这种东西,和我搭不上任何关系。要说我为什么能那般容纳的话,我只能说那是属于我自己的性格。无法争取什么,也就无法执著于什么,自然而然也就表现出你所看到这个状况。”

为他这番话,感到一丝好奇的我,侧过头望着他的脸颊。

一副满是幸福的笑容下,隐约能看出一点点的阴霾,有些无奈的叫人会联想到在为什么而烦恼。

无法争取什么,也就是不会有什么自己想要争取的东西。

确实,会为这样的自己感到一丝丝的哀叹也不过为,换做是任何一个人都会感到十分的懊恼。

何况是年龄还在这个阶段的我们。

“话就不用说的那么绝对了,现在是没有能执著的东西,也不能保证一直会这样下去吧!不是这一刻的存在,就是下一刻的浮现,总而言之,人若没有烦恼和困扰的话,活着才是十分的无趣吧。”

关注落初文学公众号,每天领书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