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青天白日鬼上门(3)

发布:03-16 10:48 | 2269字
A- A+

冷冰冰的嗓音让柳诚的身子一僵,也让叶澜衣将目光投向老者身旁的少年。

那少年穿着华贵的蓝色云锦,岁数不大,身姿却已十分挺拔。

英挺的剑眉中仿佛笼罩着一层常年不化的寒冰,神情冷淡孤傲。

尤其让叶澜衣诧异的是,他的眼眸竟然是冰蓝色的。莫非这个世界也有西方人种?而他正是一个少见的混血儿?

“泽、泽公子,都是柳诚的错,希望公子能让在下将功赎罪,继续伺候叶三小姐。”

柳诚完全没想到这少年居然会毫不客气地拆他的台,一时间竟不知如何应答,求助地瞟向那名老者。

“将功赎罪?继续伺候三小姐?”少年用冰冷的目光盯住了柳诚,突然短促地笑了一声,而他的眼睛依旧是一片冰寒。

“那么,你要伺候的三小姐到底在哪儿呢?”

一大颗汗,从柳诚的脸颊上滑落。

站在少年身旁的老者也微微皱起了眉头。

这位他都惹不起的爷从来到柳家庄后就没说过一句话,这是怎么了,突然在这个时候不依不饶起来?

“二公子,柳庄主也不是故意,你看。。”

“闭嘴!”老者的话还未说完,少年就毫不客气地冷冷吐出两个字。

那名叫叶恺的老者一下子不敢再说话,对柳诚投去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

就算他是叶家备受尊敬的总管,也不敢和这少年顶嘴。谁叫他现在是叶家年轻一辈中的天赋第一人呢?

在这个以武为尊的大陆上,天赋和实力决定着一个人在家族中的地位。

叶家二公子叶君泽如今年方十四,实力就已经赶得上他这个活了五十多年的老家伙了。

而除了在家族中受宠外,叶君泽还有一个不好惹的师傅。

这样的身份,即使是叶恺效忠的大老爷一系也不敢不对他恭恭敬敬。

湛蓝色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叶恺,本公子的问话,你敢不回答?”

“三、三小姐就在这、这儿啊。”

在叶君泽的注视下,柳诚的额上冷汗直流。

“叶恺,你当我是瞎子还是傻子?”叶君泽的眼中流露出明显的讥诮和不屑。

“我会连自己的亲姐都认不出来!”

冰冷的嗓音,犹如惊雷,一下子将柳诚给惊醒了。

他怎么就忘了,虽然叶君泽和叶澜衣在叶家的地位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但是他们其实是同父同母的孪生姐弟啊!

眼看瞒不过,柳诚突然拉着柳玉莲跪了下来,“泽公子,我们也是迫不得已啊。”

“三小姐日前和一名外乡人私奔而去,现在都没有找到。我们顾及定国公府的名声,不敢声张,所以才想出让玉莲替代三小姐回去,再悄悄寻找三小姐的法子。。”

听了柳诚的解释,叶澜衣差点给气笑了。这父女俩可真是时刻不忘往原主身上泼脏水啊。

反正叶澜衣在三年前就给人撞见和一陌生男子共处一室了,而她在来到柳家庄后小腹奇怪隆起,疑似有孕。

在柳家庄的两父女看来,再给她按个私奔的名头也没有什么。

即使原主的名声已给败得差不多了,叶澜衣也无法容忍这一对无耻的父女再给这个已经被他们害死的少女继续抹黑!

她正准备跳出来揭露两人的真面目,一道清脆的巴掌声就传了过来。

柳诚捂住自己的脸,不可置信地看向叶君泽。

这少年速度竟这么快!让他连躲避都来不及,就挨了狠狠一巴掌。

叶君泽甩甩手,冰蓝的眸中似有暴风雨在酝酿,让在场所有人都噤若寒蝉。

“我会让人好好探查,如果让我查出来,是你说谎,污蔑三小姐。。”

他的话没有说完,但是声音中蕴含的杀机却十分明显。

说完这句话以后,他一言不发地快步离开。

望着少年倔强却略显单薄的身影,叶澜衣的心中突然涌起一阵淡淡的暖意。

叶君泽虽然表面上矜骄冷淡,但是在骨子里,其实还是关心他的姐姐的吧。不然不会在听见柳诚的话后如此愤怒。

只是,想到原主这三年的悲催生活和记忆里复杂的定国公府,叶澜衣还是下定决心,等解决掉柳家父女,就拿着钱财偷偷离开,别再淌进叶家那一潭浑水中了。

所幸柳玉莲既受了重伤,又受到惊吓,在受到治疗后很快昏睡过去。

她房间里的人刚一走光,叶澜衣就悄无声息地从躲藏的地方跃了出来。

叶澜衣毫不客气地把柳玉莲像包粽子一样捆起来,然后扛着窜出了房门。

等到柳玉莲被寒冷刺骨的夜风吹醒的时候,才惊骇地发现自己竟给吊在半空中!

而下方,就是万丈悬崖!

叶澜衣托腮坐在悬崖旁,欣赏着对方惊恐的脸庞,笑得十分开心。

她的笑容在柳玉莲的眼中看来,却是万分恐怖,呜呜直叫,却因为被塞住了嘴巴,而什么都喊不出来。

“柳玉莲,吊在悬崖上的感觉怎么样?”

叶澜衣歪着头邪邪一笑,从身后抽出一条长鞭。

“别用这样的眼神瞪着我。我只不过把你对我做的事情还给你而已。接下来,就让我们好好回忆回忆!”

她的声音冷厉起来,挥舞着长鞭毫不客气地抽向柳玉莲娇嫩的肌肤。

柳玉莲的瞳孔因为疼痛而猛然收缩,无助地呜呜直嚷,腥臭的水渍顺着她的裙角滴下。

“这还不到你对我做过的十分之一,就受不了了?”

叶澜衣见状皱皱眉头,厌恶地甩开鞭子。

柳玉莲眼神怨毒地看向她。

而她的这种目光对从小就在黑道混迹的叶澜衣而言,根本连一丝一毫的杀伤力都没有。

“咚!”地一声,叶澜衣毫不客气又一拳打到她脸上的伤口处。

瞬间,鲜血从洁白的绸布上渗出,而柳玉莲更是疼得全身痉挛。

只是,这些疼痛,和叶澜衣这三年所受相比,真的连万分之一都没有!

想起自己身上纵横交错的伤痕,叶澜衣出手就更加不留情。

她干脆利落地折断柳玉莲的手脚,以报原主曾被她打折手脚之仇。

不过奇怪的是,这具身体的痊愈能力似乎远超常人,无论多重的伤都可以在短时间内愈合。

可即使是这样的治愈力,她的身上都还是纵横交错的疤痕!可见柳玉莲是多么频繁地在折磨她。

眼看天空将亮,叶澜衣终于停止了对柳玉莲的攻击。

她拍了拍手,扯掉柳玉莲嘴上的布条,朝着已经奄奄一息的柳家大小姐微笑道:“现在,慢慢享受你最后的时光吧。”

说完,她拿出一把准备好的小刀,在吊着柳玉莲的树干上狠狠一划,然后毫不犹豫地掉头而去。

她没有发现,就在她转身离开后不久,那道曾经救过她的白色身影忽地在夜色中显身,露出一个饶有兴趣的浅笑:“呵,有趣。”

开通VIP,立享专属订阅优惠>>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