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我们之间彻底玩、完、了

第1章 我们之间彻底玩、完、了

2011年,M国L城,寒冬。

入狱后的第七个月。

监狱医院。

“时小姐,孩子的心跳停止了,已经没有任何生命迹象,我替你安排手术,尽早把孩子拿出来,这样对身体好……”

末了,又补了句:“孩子都这么大了,太可惜了。”

时念卿虚弱地扶着墙壁,佝偻着瘦削的身体,一步又一步艰难的、步履蹒跚的往医院外走。

长长的走廊,缀着白色的灯光竟然比外面的茫茫大雪还要刺目,时念卿被晃得眼睛又酸又痛,眼泪都快要滚落出来。

冰凉的手指,紧紧的又小心翼翼地捂着腹部。

耳畔,仿佛有稚嫩的童音不断地盘旋回荡:“妈咪……宝贝好痛……妈咪……妈咪……好痛好痛……”

时念卿觉得自己的胸口,破了好大好大的一个洞,殷红的血,疯狂地往外涌。

那一刻,她觉得自己痛得都快要窒息而亡。

“时念卿,我们的孩子呢?!”意识恍恍惚惚之时,耳边忽而咋起一道愤怒的声音。

时念卿稍稍抬头,便瞧见一身黑衣的霍寒景不知何时站在了走廊的尽头。

霍寒景,S帝国的太子爷,外人都说他凶狠到极点,吃人不吐骨头,冷漠起来连血液都没有温度。

以前对于传言,她半个字都不信。

然而,此时此刻,时念卿看着站在远处的男人,周身都弥漫着浓浓杀气,那双黑眸更是充满危险狠戾,一股彻骨的寒气,如潮水般朝她涌来,将她覆盖、淹没。她定定地望着他,忽而嘴角一勾,露出一抹冷笑。

霍寒景看见她嘴角诡异的笑容,全身打了个颤,迈着快速却明显有些笨重与颤抖的步子,走到她面前,脸色寒冷摄人,语气愤怒至极:“我的孩子呢?!”

“你的孩子?!”时念卿仿若被霍寒景的话逗笑了,她冷冷地瞥了他一眼,旋即扭过脸看向窗外密密麻麻飘落的大雪,好半晌才从喉咙里吐出三个字,“堕掉了——”

尾音还未完全拉出来,霍寒景的巴掌便呼啸而至。

啪——

顷刻之间,时念卿瘦得只剩下一张皮的小脸,便急速冒出五根鲜红的手指印,高高浮肿起来。

霍寒景,恶狠狠地瞪着那半张红肿的脸颊,许久才找到自己的声音,他英俊的脸镀了一层寒霜:“时念卿,你凭什么打掉我的孩子?!你有什么资格动它?!”

时念卿恨恨的,带着倔强的眼神看向霍寒景,忽而她微微笑了起来:“为什么打掉它,太子爷不是应该最清楚吗?!”

“……”闻言,霍寒景的黑眸当即危险一眯。

时念卿继续冷笑:“听说‘月海’一战东窗事发,你的父亲已经被革职入狱,以‘月海’的破坏力和毁灭性,霍寒景你想要接替你父亲的位置继任总督,是绝对不可能的。霍家垮台了,你还凭什么要求我给你生孩子?!难道要我眼睁睁看它生出来跟着你们受罪遭人白眼?!别开玩笑了太子爷,我时念卿不是那种可以心甘情愿跟着一个男人过苦日子的女人。”

“所以,我父亲一出事,你就毫不犹豫投入顾南笙的怀抱?!为了跟他,你甚至打掉我们的孩子?!”霍寒景双目一片血红。

时念卿微微一笑:“排名第一的商业巨贾顾氏,现在可比你们霍家强多了,你也知道顾南笙从小就喜欢我,如果不是你舔着脸对我纠缠不休,我和他早就订婚……啊!”

霍寒景怒了,突然一把擒住她的肩膀,俊美的额头青筋乍现,他瞪着她,失了平日里所有的优雅矜贵,厉声咆哮:“时念卿,有本事你再说一遍!!”

时念卿好半晌才缓过来,对上霍寒景的眼睛,笑道:“霍寒景,盛雅告诉你的是事实,那天晚上,在天台上,我把初吻给了顾南笙,其实这么多年我一直爱的是……”他!

“闭嘴,时念卿!!!我告诉你,我们之间彻底玩、完、了——!!!!”

说着,抵着她的力道突然松懈。

时念卿顺着墙壁无力往下跌。

她一动不动地坐在冰冷的地上,泪眼朦胧地望着疾步消失在走廊尽头,头也不回的霍寒景。

眼底涌动着难以言说的恨意与绝望。

霍寒景,是你,我的孩子才会死掉!!是你,还有盛雅,害死了我的孩子。

是你!!!!

是你们!!!!

一个狱警巡视过来,瞧见蜷缩在那里的时念卿,当即魂飞魄散地惊呼:“天哪,怎么那么多血?!时小姐,你下面流了好多血……”

点击中间,呼出菜单

加入书架

点击关注我们

更多精彩不容错过,方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