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她几乎被他吻到断气

发布:06-05 20:46 
A- A+

盛绫。

昭合元年。

狼烟起,漂泊溯雪。

国破家亡,断壁残垣之上,最绝色无双的少女遗世独立,俯瞰敌军兵临城下。

漫天雪光映衬少女艳杀天下的小脸。

那双眼眸……

极冷。极通透。也……极美。

——可惜没有心。

尸横遍野,千军万马中央,俊美的少年帝王披荆斩棘,所过之处……所向披靡……

血,流,成,河。

疆场厮杀的少年衣冠风流,俊美矜华。

这场战争,因为她。

风萧萧兮易水寒。

硝烟之上,风烈,簌溯雪晶染湿少女眼睫。

视线在凝向少年的那一刻,少女美眸褪去了所有的凉薄和冷漠。

盛满了所有爱慕。

所有欢喜。

像是最美好的一切盛放。

【盛慕白,我对你的喜欢,我……自己都不敢想象。】

而也——

直到城破那一刻,

少年一袭月白战甲踏过满地白骨堆叠,剑指城墙之上的少女——

没有任何感情,他对她,深恶痛绝:

“楚妆瑶,如你所愿。”

后来,她听见他说。

“朕娶你。”

朕——

娶——

你——

朕娶你,朕娶你……

少年温润声线落在初春时节里。

竟比繁花三千还要……动人。

楚妆瑶潸然泪下。

她以为,她永远也等不到这句话。

只可惜——

那又怎样?

他娶她,却绝不会爱她。

楚妆瑶扶着断裂的城墙慢慢滑落,纤细羸弱的身子在光影下跌跌撞撞,泪水朦胧间,那双昳艳精致的眉眼,透过美玉般的指缝,掠过漫天雪色看向少年……

慢慢泣不成声。

少年是盛绫帝国至高无上的帝王,盛慕白。

鲜衣怒马的少年啊。

而也就在那一刻——

盛慕白说娶她的那一刻,少女瞥见不远处,破败疆场之上的囚车。

白衣剔透的少女一眼就看到了那人。

囚车之中的少年。

纵然此刻白骨累累,纵然置身阴暗囚笼,也,绝遮掩不掉……少年绝代风华,举世无双。

少年,

少年……

少年来自传说。

传说中,太古皇族最绝色——瑾世子,颢,月,瑾。

楚妆瑶忘不掉那惊鸿一瞥。

美到窒息……

颢月瑾,他,美到让她不知今夕是何夕。

光影参差,盛慕白率军班师回朝。军队绵延不绝,在残阳下撒下碎金般浮光掠影。

然而从始至终,他甚至不曾看向楚妆瑶一眼。

年轻俊逸的都督夏侯绫面露难色:“陛下,天女她……怎么办?”

盛慕白就这么将楚妆瑶丢下了。

盛慕白冰冷勾唇,不耐:“她自己会来。”

“可是陛下,她毕竟是紫禁皇朝的天女,享受无数帝国的供奉。

您如今灭了紫禁皇朝,也不过是为了她。

传言,得天女者,得天下。

所以,无论如何,您既然为了天下娶她,可以不爱她,却应该给她尊重。”夏侯绫义正言辞,少年格外认真的模样,甚至急得涨红了俊俏温润的小脸。

盛慕白闻言回眸,少年帝王凉薄寡淡的眉眼凝向身后绝美纤弱的楚妆瑶,越发嗤之以鼻:“天女怎么了?朕稀罕!”

楚妆瑶不以为意。

不是真的不在乎,而是……伤着,伤着,就习惯了。

少女踏上轿辇,恍若行尸走肉一般,美则美矣,可惜,似乎,失了灵魂。

楚妆瑶一言不发。她又能说什么呢?

驾车的将领无奈叹息一声,“驾!”长鞭甩过汗血宝马,最终追在盛慕白身后。

轿辇之内,楚妆瑶长睫轻敛,忽然轻笑:“呵。”

人说:娶为妻,奔为妾。

可如今,她算什么?

盛慕白为了天下,覆灭紫禁皇朝,掳劫她回京,不过是因为,她是天女而已。

可如今,他如此对她,算是娶呢?还是奔呢?

可楚妆瑶最难过的时候,忽然对上一双眼瞳。

美到极致的眼瞳。

——囚禁那人的囚车,也在这座轿辇。

【颢月瑾,你是我的命么?】

此刻,那双眼眸凝着她,像漩涡,像烈焰……

那样深沉,那样炽烈。

极美……恍若亘古永夜。

忽然间抚平楚妆瑶所有的不甘心。

像是着了魔,像是中了毒,楚妆瑶不受控制对上他视线,一双潋滟剔透眉眼。

少年同样看着她。

少女那张剔透绝色的小脸,半笼在鲛绡绮窗下,夜色幽灭里,清透至极,美到无法想象。

楚妆瑶,她,从来最绝色。

他和她——

眸光相触那一刻,一瞬息,天地失色。

……忽如其来的一个吻。

楚妆瑶怔愣。

颢月瑾在吻她。

他怎么可以?!

怎么敢?!

又怎么能?!

有那么一刻,少年清冽清寒的气息铺天盖地向她席卷而来,攻城略地,她……无路可逃……

美眸怒瞪,楚妆瑶急声:“放……开……我!”

她在他怀中挣扎,然而,她所有的气急败坏被少年吻落在绝色昳艳的唇。

后来——

那人放开她,

又吻上了她。

再放开,又吻上了她……

如此反复,直到楚妆瑶快窒息在他温润匈膛里:“混/蛋!我快断气了!”

那人放开了她。这一次,他没有再吻她。

少女退后几步,半扶在胭脂窗畔剧烈喘息,香汗淋漓,纤细羸弱的身子美到似幻似梦……似乎,风一吹就不见了。

【颢月瑾,你混蛋,本天女快要被你亲咽气了!】

“嘁,羸弱不堪的女人!”少年轻笑声倏忽传来。

温润似美玉的声线落在耳畔,那人就算是嗤笑,也……最勾魂。

楚妆瑶刹那失神。

直到,他牵着她的手,恍惚间将她拽入怀中,“啊!你干什么?”楚妆瑶甚至来不及惊呼出声,整个身子就已经被他狠狠拥进匈膛里,再无法挣脱桎梏。

少女纤细不盈一握的腰肢几乎被他掐断。

……她,像是嵌在他心口。

【楚妆瑶从来觉得自己没有心,然而那一刻,她是他的心。】

少年骨相极美的指尖撩起她小脸,楚妆瑶怒视颢月瑾,被迫和少年精致的鼻尖相贴。

这是她第二次和他如此近距离。

如此近在咫尺。

第一次,是之前,颢月瑾吻她。

越近,他,越美得让她神魂尽失。

皎月温柔下,呼吸交错的少年少女美到……无法无天……

开通VIP,立享专属订阅优惠>>
上一章 下一章

点击关注我们

更多精彩不容错过,方便下次阅读

点击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