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阴谋诡计

第9章 阴谋诡计

夏雨看着对方眼里沁凉的笑意,莫名有种不好的预感,下意识劝道:“宣墨,你要干嘛,这种事就别惊动老爷子了吧?”

“瞧瞧,女贼要搬救兵了呢。”女店长闻言冷笑嘲讽,朝着大片围观的道:“都称老爷子了,年纪肯定不小了吧?我们很好奇,像你这种品行低劣的人,到底从哪位大金主的床头爬上主播的位置的?”

这一煽动,人群中立刻有人响应,

“对啊,说出来让我们也见识见识,贵圈到底有多烂?”

“真没看出来,居然是靠睡老头子上位的,还清纯女主播呢,呸。”

“这种不要脸的女人,趁早滚出娱乐圈,免得脏了公众的眼!”

“退圈之前能否透漏一下,那位老爷子高寿几何啊,能满足得了你吗?”

宣墨听着那些污言秽语,不生气也不解释,边摆弄手机边低声说了句,“小雨,你好像惹祸了啊。”

夏雨仿佛这才醒过神,因为自己刚刚一句话,事情已经朝跑偏的方向发展,就算她再想报复朱轩墨,也不敢把秦老爷子牵扯进来,那可是秦铮的底线。

瞥一眼男人俨然已经黑沉下来的脸色,她忙出言阻止,对女店长使了个眼色,“就事论事,扯别的可就涉嫌人身攻击了,这件衣服我替我朋友买下,看在我的面子上这件事就算了吧。”

然而女店长不知是入戏太深还是会错了意,更加大声的道:“不是我不给你面子,是这种人就不能纵容,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当婊子还想立牌坊,哪有那么好的事?我劝你以后交友要留神,俗话说近墨者黑,别跟着躺枪也污了名声。”说着侧头又朝身后的人群道:“大家说对不对啊?”

这次却没人回应,都目光直直看着她身后的位置,神情各异,角度统一。

她疑惑地顺着众人的视线看过去,整个人顿时僵住,脸色一点点煞白。

见她神色不对,夏雨跟着回头一看,不由得心里咯噔,不可置信似瞪大了眼睛。

只见宣墨高高举起的手机里,播放的正是女店长将衣服藏进购物袋的全过程。

然而更不可置信的还在后面。

视频很快播完,宣墨收起手机,边缓步向前边道:“蓄意栽赃陷害,按照本国刑法第XXX条,处以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言语低俗攻击公众人物,侵犯名誉权,按照本国刑法第XXX条,需赔偿受害者名誉损失费最高三百万元,精神损失费最高一百万元。”

她每说一句,女店长的脸色便刷白一层,等她走到对方跟前站定,女店长已经面色灰败开始发抖。

款式老旧的黑高跟与身上的衣服很不相配,但她却就踩出了盛气凌人的气势,开口时那那双沁凉无温的眼睛里漾着点笑,像是诱惑一般,“这些我都可以不追究,但是,”

女店长灰败绝望的眼睛里燃起一点光亮,犹如等着宣判的囚徒一样忐忑地看着她,“但是什么?”

宣墨眼中的笑意愈加寒凉,“你得说出是谁指使你这么做的。”

夏雨攥紧手指,心跳加快。

不明白朱轩墨何时竟变得这般厉害,居然连法律条文都倒背如流。

她死死地盯着女店长,就在女店长蠢得朝她指过来时,突然抬腿就踹过去,“居然敢陷害我,看我不打死你。”

不等对方反应,接着又狠狠推了一把,女店长顿时朝宣墨扑了过来。

事出突然,她全毫防备,整个人一下被撞得失去平衡,朝后方直直就栽了下去。

宣墨在心里骂了句娘,没想到夏雨这小婊砸居然跟她玩儿埋汰的。

倒下去的瞬间她忙用双手护住了后脑,别处磕着碰着都不打紧,如果脑袋直接磕到大理石上,不傻也得见血。

然而预想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腰身被一条修长有力的手臂托住,接着被大力一带,跌入了男人雄浑宽广的怀。

鼻尖擦过薄薄的白色衣料,清冽好闻的男性荷尔蒙气息瞬间将她包围,惊魂未定里宣墨望着男人线条凌厉的下颚,有些意外。

没想到这个一直置身事外冷眼旁观的男人,竟然在关键时刻接住了她。

还算有点人性。

这人太高,肩膀够不到,为了站直身体宣墨只好双手撑在他的胸膛,不经意间摸到了衣料底下的肌肉,脑中一下就浮现出他早上压着她说要履行丈夫义务时的样子,脸蛋顿时有些灼烧。

这男人就是个妖孽。

下意识想要推开他,却发现推不动,因为那条箍在她腰间的手臂,力道丝毫没有放松。

她疑惑抬头,刚要质问,男人清冷如玉的嗓音已经落下来,话却是对身后的保镖说的,“把人带走,让她闭嘴。”

“……”她瞬间明白过来,瞥了眼正跟夏雨对骂扭打成一团的女店长,嗤笑反问:“这是要替夏雨灭口么?秦先生,你这护短护得是否太明显了点?”

说难听点就是狼狈为奸。

“喜欢这个牌子的衣服?”男人答非所问,“那就每种款式来一打?”

“……”特么当她是卖衣服的吗?

“少转移话题,几件破衣服就想息事宁人,我看起来就那么便宜好打发?”宣墨眼里沁出冷笑,“通常得罪我的人,必须让她下场够惨我才能出气。”

“……”用他的话来堵他,有长进。

“我很贵,一夜值千金,”狭长眼眸扫过她的深V领口,唇畔勾着抹沁凉的笑,“你敢要吗?”

“……”草!能不能要点脸?

“为了夏雨,居然不惜用美男计,秦先生可真令人刮目相看那。”

宣墨冷哂嘲讽,双手使力想要脱离他的禁锢,腰间的力道反而倏然越紧,箍得她整个人几乎都贴到了他的身上。

秦铮低眸看她,漆黑眼底浸出丝丝寒意,“聪明的女人是可爱,但见好就收才叫真聪明,得寸进尺就是不识相了。”

宣墨听明白了,他若早点出手,她根本就没有质问那个店长的机会,夏雨也肯定不会像现在这般狼狈。

难道他也看清了夏雨的真面目,怕她在狭隘邪恶的道路上越走越远,然后自己又舍不得管教,所以借今天的机会让夏雨稍微得到点教训?

看来秦铮也没几本上写的那么眼瞎嘛。

“好叭,为了我能更可爱一点,成交。”宣墨侧头看了眼已经被推搡着带走的女店长和正抹着眼泪朝他们走过来的夏雨,抬臂勾住男人的脖颈,挑眉轻笑,“只是你的夏雨妹妹要是明白过来你刚刚一直在隔岸观火,不知道得多伤心呢。”

点击中间,呼出菜单

加入书架

点击关注我们

更多精彩不容错过,方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