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阴谋

第7章 阴谋

“那今天就让你破费喽。”宣墨眼睛弯弯地朝夏雨笑了笑,然后将身上的外套脱下来转头递给旁边的男人,嗲着嗓音道:“亲爱的,有人替我们买单了耶。”

“……”秦铮眉心跳了跳,什么玩意儿,亲爱的?在叫他?

宣墨无视掉男人差异的眼神,低眉垂眼地软声道:“昨晚折腾了一夜,你肯定累坏了,就别陪我了,赶紧到贵宾区休息一下吧。”

这句话说的模糊不清,但她故作娇羞的模样却叫人忍不住遐想,男人和女人折腾的,可不就那点事儿么,周围很快传出嗤嗤的低笑声。

“……”秦铮的脸色已经不能看了。

这女人是不是疯了,大庭广众的在乱说些什么东西?居然还朝他抛媚眼?

他唇角紧绷,俊脸薄红,但世家公子的教养自小在骨子里养成,不能在公共场合发作,最后只冷冷丢下一句,“我去车里。”

看到秦铮吃瘪的背影,宣墨强忍着笑,没想到这男人脸皮还挺薄,随随便便说点什么就脸红了。

不过他脸红的样子还挺好玩的。

夏雨站在一旁十指蜷缩,恨得牙根痒痒,不过转念一想,这样也好,铮哥哥不在,刚好趁机会整治一下这蠢女人。

她拿出手机快速编辑一条信息发了出去。

然后压下心头恼怒,笑着伸手挽住对方的胳膊,“好啦,人都走远了,再看魂儿都要跟着飞出去了。”

宣墨转头,刚才夏雨的反应她余光早就看在眼里,这瞬间多云转晴,不知道又憋的什么屁。

那她就陪着玩儿玩儿,正所谓人生如戏,全靠演技,反正下雨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

而且,她还有件要紧的事没办呢。

于是她落寞垂眼,低声道:“小雨,其实我将秦铮支开,是有事想跟你说。”

夏雨眼里闪过一丝鄙夷,心道找她能有什么事,无非就是月底了,缺钱了。

以前她为了取得朱轩墨的信任,每次都有求必应,但她今天心里不痛快,不想借了。

她倒像看看这穷鬼怎么还她的那些信用卡。

于是她故意岔开话题,催促道:“什么事待会儿再说,咱们还是先去买衣服吧。”

说着就拉着她往扶梯上走,“我觉得夏奈尔家的衣服风格特别适合你,今天你多挑几件,我送你。”

宣墨挑了下细眉,夏奈尔,这个品牌她了解,每件衣服都过万,居然还让她多挑几件?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两人走进店面时,所有的专柜小姐都热情的迎了上来,其中一个穿着店长制服的女人先是目光审视地看了她两眼,接着便熟络地跟夏雨打着招呼,显然两人关系匪浅。

宣墨声色未动地站在旁边,两人东拉西扯地聊了几句,就见夏雨突然一拍脑门,“哎呀,我把老爷子的药给忘了!”说着转头看向她,“轩墨,你先在这儿选衣服,我去趟药店很快就回来。”

说完也不等她回答,转身就走。

宣墨飞快勾了下唇角,果然有阴谋,不过,机会也来了。

于是在夏雨走出门口时候她快步追了上去,拦住人低声商量道:“小雨,你能不能帮我捎点东西?”

夏雨忍着不耐,问,“什么东西啊?”

她抿了抿唇,故意吞吞吐吐地道:“避,孕药。”

“……”夏雨表情一滞,难道秦铮昨晚竟然没作措施?

宣墨无视她的诧异,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继续道:“我本来想自己去买了,可又担心这张脸被认出来,若是被宣扬出去爷爷肯定又得骂秦铮……我昨天刚好是排卵期,十有八九会怀孕,我虽然盼着有个孩子,但如果真有了,又担心秦铮会误会我心怀目的……唉!我这心里一直乱糟糟的拿不定注意,所以你能不能帮我买那种72小时之内有效的,我想再给自己留点考虑的时间……”

夏雨觉得自己要疯了。

昨晚安排那出戏目的是为了让秦铮彻底厌恶这个女人,如果让她怀上了孩子,那自己岂不是为他人做了嫁衣。

夏雨努力让自己镇静,这会儿也不急着走了,亲昵地拉住宣墨的手,同样压低嗓音假作担忧的道:“若能怀孕的确是好事,可是,万一铮哥他不想要……只怕会适得其反。孩子将来还可以再有,但如果让他就此厌弃了你,你以后的日子可就难过了。”

宣墨低垂着眼睛,右手摸着小腹的位置,“可是毕竟是一条小生命,一想到……我心里同样难过。”

夏雨心头那点恼怒已经全消了,此刻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决不能让朱轩墨怀上秦铮的孩子。

她尽量把语气放温和,“孩子拴不住男人的心,你现在首要的是想办法让铮哥喜欢你,等以后感情好了,还不是想生多少生多少。”

宣墨又故意犹豫了几秒,才点了点头。

夏雨仿佛心里的石头才算落了地,“那你在这儿等我,我去给你买药。”

接着又像怕她会反悔跑掉一样,不由分说地将她拽回专柜按在沙发上,又对那个女店长说“给我朋友推荐一下你们家的新款,待会儿我回来买单。”

“你放心吧,保证完成任务。”店长说完亲自将一本图册递到了宣墨的面前,笑容可掬地道:“您看看相中哪套了,我叫人拿给你试穿。”

“谢谢,”宣墨接过图册,低头翻看,直到夏雨的身影消失,才合上纸页,指着陈列墙上的一套白色裙装道:“那套拿下来我试试。”

“好,您稍等。”女店长说完又指着旁边的另一件道:“这套白色的也是今年的款,要不您一起试试?”

宣墨有些讶异,夏奈尔的衣服她以前经常买,像这种浅色衣服是不能随便给顾客试的,如果碰脏一丁点儿都没法再卖。通常都是先拿深色的试好了付完定金才能试穿。

可是这个女店长却毫不犹豫就答应了,而且还主动让她同时试两套,事出反常即为妖,其中必有古怪。

但她面上未显,点头答应,然后淡定跟着店员去了试衣间。

宣墨换好衣服出来,在店员们眼前一亮的目光里,走到落地镜前。

不由得感叹,果然人靠衣装马靠鞍,这张脸蛋配这身衣服,简直不要太好看。

女店长在一边冷眼瞧着,心道要不是夏雨交代,这种人根本不配碰她家一块布片。

转眼间店员又带宣墨换上了另一套,问她觉得怎么样。

宣墨对着镜子转了个圈,摇头,回试衣间又换上了之前的那套。

这时夏雨刚好回来,先是跟女店长意味深长地交汇了一眼,然后才走到宣墨跟前,将一个小盒子连同一瓶水塞进她的手里,低声道:“72小时的没买到,这是24小时的,赶紧吃了吧。”

“……”还真是着急啊。

点击中间,呼出菜单

加入书架

点击关注我们

更多精彩不容错过,方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