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聂四海

发布:04-10 17:47 
A- A+

他们趴在院墙外面,带着胆怯又好奇的眼神,时不时的往里打量着。

我们随着杨豪穿过院长,走进堂屋之后,眼前的景象,让我整个人都懵了!

李家大大小小将近六七口子人,全都被扒了后背的人皮,吊死在了堂屋的房梁上面。

其中就包括了,刚回来不久的李小光。

这种景象刺激着我的神经,我只觉得寒意从脚底板直冲脑门,怎么都不会想到,李家竟然遭受了灭门之灾!

族长杨金宝见聂四海来了以后,上前连忙拉着他的手,开口道:“聂道长,您可得给看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看一下柴房!”聂四海冲着杨金宝说道。

杨金宝一愣,点头让杨豪过去,打开了柴房的房门。

我随着聂四海走到跟前,却发现老李头的尸体,犹如我店里柴房的那只兔子一般,直接被扒了皮。

尤其是他车祸造成骨头断裂,鲜红的血液夹杂着森森白骨,极其可怖!

杨金宝和一些村民也都围了过来,看到这个景象之后,全都变了脸色。

“这……这难道是老李头变成厉鬼,回来索命了?!”

其中一个中年男人,结结巴巴的说道。

“我就说下葬了不能挖不能挖,还非要挖!这下好了,害死了人家一家人不说,肯定还要连累到村子里的人!”

之前那个对我大呼小叫的婆娘,此时连忙站了出来,声音很大的说道。

她这话一出,顿时有不少人都把矛头指向了我,人群开始叽叽喳喳。

“都听我说两句,听我说!”

聂四海大喊两声,人们全都看向了他。

“你要说什么?偏袒这个家伙吗?!他都要把我们全村的人给害死了!”那婆娘顿时质问道。

“你懂还是我懂?”

聂四海十分不满的呵斥了一声,接着对人群说道:“哪有什么厉鬼索命,都是瞎扯!这就是李家被人下了风水邪术,才会造成这么多人惨死。刘三马也是因为这风水邪术,才被人害死的!”

“风水邪术?!”

众人再次叽叽喳喳起来。

我看着吊在房梁的老李头,对聂四海道:“把他们都取下来吧,挂在房梁上面,对死者不尊重。”

“等一下!”

聂四海摆手制止,道:“先破了这风水邪术,才能够把尸首取下。”

“聂道长,这风水术……怎么破?”

杨金宝在一旁问道。

“先找一头大黑狗来!记住,要老狗,年龄越长越好。”

聂四海看着杨金宝说道。

杨金宝点头,随即快速的走出人群。

过了没多久,院子外面就传开了一阵狗叫,和一个人的咒骂声。

我们来到院子外面,才发现是杨金宝和大黑狗正在对峙。

大黑狗四肢死死的抓在地上,似乎完全不愿意进入李家院子,好像院子里面,有什么恐怖的存在一般。

“畜生!快,进来!”

杨金宝拉着狗绳,想要把它硬拽进院子。

“我来吧。”

聂四海说着,上前牵着黑狗的狗绳,呵斥道:“进去,不然老子断了你的道行!”

大黑狗磨磨蹭蹭,仍旧不愿意往前挪一步。

“畜生!敬酒不吃吃罚酒!”

聂四海顿时骂了一句,随即将一把朱砂,直接扑在了大黑狗的脑壳上。

然后他猛然一拽狗绳,大黑狗直接被甩进了院子里。

接着,他把大黑狗栓在院子里,又从随身的背包里面,拿出了朱砂,糯米,石灰水等等,放在院子的小桌上面,开始低声快速的自语着。

突然,他一拔桃木剑,直直斩向大黑狗!

“噗呲!”

黑狗血喷射而出,洒满了整个院子。

“拿个盆!”

聂四海抓住黑狗,对我说道。

我连忙照做,随即聂四海告诉我,让我滴一滴指尖血,放进这黑狗血里面,然后铺洒在李家的院子里。

不多时,浓郁的血腥味,充斥在李家大院子当中。

“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聂四海大喝一声,开始作法手中拿着铜铃,口中念念有词。

作法将近十分钟后,聂四海突然大喝一声:“敕!”

“砰!”

柴房突然发出响动,我扭头一看,就见老李头从房梁上掉落下来。

“砰!砰!砰!”

紧接着,堂屋房梁上吊着的李家人,也都绳子断裂,掉落在了地上。

尸体落下后,聂四海作法完成,放下桃木剑后,便欲言又止的看着我。

我连忙冲他问道:“怎么样?你知道凶手是谁了?!”

聂四海摇了摇头,随即又奇怪的点了点头,道:“我不确定,所以还不能跟我说。”

“你有怀疑对象了?”我再次看着他问道。

聂四海点点头,道:“这种风水邪术,布局者必须要功力深厚,不然不仅风水邪术发挥不了作用,也很容易造成施术者反噬,得不偿失。”

顿了顿,他有看着我说道:“这个世上,能完成这个风水邪术的人寥寥无几,我已经有了大概的方向。”

“到底是谁?你怀疑谁,可以说出来,告诉我啊!”

我爷爷就是被这风水邪术害死,如今聂四海已经锁定了几个怀疑对象,却一直瞒着我,令我很恼火。

聂四海皱眉道:“从施术者的造诣来看,我觉得,是师兄所为。”

“师兄?什么意思?”

“我师兄,刘二爷!也是你爷爷的师兄,也只有他,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布下这风水邪术!”

“那我们事不宜迟,尽快动身前去。”

聂四海和我两人驱车赶了半个小时的路,我们终于来到了刘家村。

刘家村可以说在山林的深处,人烟稀少,农屋离得很远。

虽然说在山林中,这里有几座宅子还是显得大气多了,只是年代久远,经过风吹日晒,墙上都生满了苔藓。

聂四海指了指这宅子,“这宅子是我师兄的,不知道他还住在这里没有?”

我仔细打量着这大宅子,给人透露出一股邪气,我走上前,推了推门,聂四海向里面喊着,有没有人,师兄,在里面吗?

这大门已经很久没有打开了,门缝都是一些杂草,我蹲了下来,疑惑的说道:“这是你师兄住的地方吗?”

开通VIP,免费阅读本书>>
上一章 下一章

点击关注我们

更多精彩不容错过,方便下次阅读

点击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