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离奇死亡

发布:04-10 17:47 
A- A+

扎纸,用竹篾做骨,彩纸做皮,仿世间万物,烧与死者。

这是一种对于死者的寄托,希望死者去往阴间之后,也能够享受生前的一切。

从古流传至今,扎纸手艺人逐渐减少,但却没有断了传承,这其中,便有一脉,隐匿于世间,守护着关于扎纸的秘术。

平安村村口,有一家看起来毫不起眼的门店。

门店内部摆放着各种各样的纸扎和丧葬用品,若平常人从店门走过,皆有些忌讳的快步离开。

我叫刘源,我爷爷刘三马,便是这家扎纸店的掌柜。

爷爷靠着这门别人都忌讳的手艺,将我带大。

大学毕业之后,由于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我回到村子里,帮爷爷打下手。

自幼接触纸扎的我,对于这些倒是不怎么忌讳,有机会也会和爷爷一起,做一些纸扎用品。

爷爷很乐意教我,几乎拿出了毕生的绝学,并且告诉了我不少关于扎纸的忌讳。

尤其是纸人做好之后,万万不能点眼睛,这跟画龙不点睛,是一个道理。

除了做纸扎之外,爷爷也会接一点丧葬的活,来维持生计。

这天,我正坐在门口晒着太阳,突然看到一个急匆匆的身影,直奔店里的方向而来。

来丧葬用品店的,不用多说,自然是家里出了丧事。

来人近前,我便认出,是同村的文书李小光。

“小源,你爷爷在不在?”

李小光的神情很着急,搓着手看向我,显然家中的事情很迫切。

我摇了摇头,道:“李叔,我爷爷出门采买去了,您有什么事儿可以跟我说,等他回来,我告诉他。”

“来不及了,来不及了!你打电话催催他。”

李小光格外的急切,我点点头,刚准备打电话,就看到爷爷的身影。

“他回来了,您别着急。”

我指着爷爷的三轮车,对李小光说道。

李小光二话不说,小跑上去迎着爷爷,两人也不知说了些什么,随即,爷爷将车子停到店门口,看着我道:“小源,爷爷出去一趟,你在家好好看店!”

我点点头,虽说做的是死人生意,但是一般我不太愿意去丧者家中。

爷爷说完,进店里拿上了挎包,走到门口的时候,像是响起了什么似的,看着我,又开口道:“算了,你把东西弄到屋里,跟我一块去吧。”

“我也去?”我有些不情愿。

“赶紧的,别废话!”

爷爷做事雷厉风行,见他这么说,我只好照做,将东西搬到屋里,锁好门,上了三轮车,与爷爷一起,前往李小光的家中。

李家在村子里面,当我们到门口的时候,发现院门已经挂上了白绫,一口黑色的棺材,停在门口,周围围着不少老李家的人。

爷爷下车,穿过人群,走到棺材旁边,看了看里面,顿时脸色一变。

他看着李小光,摆手摇头,道:“小光,不是叔不帮你,实在是我没有办法,恐怕解决不了啊!”

“刘叔,我爹生前是个老好人,死后这个样子,让我这个当儿子的怎么办,求求您,一定要帮帮忙啊!”

李小光连忙哀求起来。

爷爷脸色凝重,无奈的摇了摇头。

我见过爷爷帮人操办丧事,但这种状态,让我觉得有些好奇,便也走上跟前,往棺材里看了一眼。

只是这一眼,顿时让我差点反胃,吐了出来。

棺材里面躺着的,是李小光的父亲,此时老头的身上,没有一块完整的

此时老头的脸上惨白无比,根本就没有血色,好像化了死人妆一样,这也不可能,因为还没有到下葬的时候,况且是今天死的。

我仔细看了看那双眼睛,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血丝,血红无比,连眼珠子都看不见。

四肢扭曲的不像人样,只能用一个惨不忍睹来形容。

“你告诉我,你父亲这是怎么搞的?”爷爷看着李小光问道。

李小光含泪叙述了一番,我们才知道,老李头是因为上县城办事儿,被车撞成了这个样子。

撞人的司机跑掉了,李家报了案,先领回了尸体。

我这才明白过来,爷爷说自己没办法解决的原因。

横死之人,怨气浓重,稍有不慎,很容易就招来横祸。

更何况,在我们这个地方,有个习俗,便是丧者死后,必须要完完整整的下葬。老李头的身子残破不堪,需要修补起来,才能入灵堂,办丧事。

见爷爷表情纠结,李家的人都开始苦苦哀求起来,更有甚者,直接跪了下来。

“刘叔,求求你帮帮忙吧!”

他们哭喊着,格外的凄凉。

爷爷本就是个心软的人,无奈的叹息了一声,道:“算了,我试试吧!”

说着,他看向李小光,道:“残缺的地方,需要全部补上,你们准备些东西,新鲜的莲藕,必须是不断结的,九节莲藕最佳,实在不行必须七节。背部没了皮肉,要用活猪皮最佳。最后,细麻绳拿一捆,朱砂混合糯米,全都准备好。”

“好好,我们马上去办!”

李小光顿时连连道谢,随即招呼家里人,开始按爷爷所说的操办。

忙活不久,东西基本准备好,爷爷在棺中将老李头的尸首拼凑完成,随即细麻绳沾上朱砂糯米,慢慢捆绑。

手脚和脑袋上的伤口全都包好之后,爷爷皱着眉头,看向李小光问道:“活猪皮呢?背部不用活猪皮,怎么缝合?”

“那个……刘叔,家里只有一头猪,我们……实在是没有办法弄活猪皮啊……”

李小光十分为难的看着爷爷,随即道:“您能不能找别的东西代替一下?”

爷爷无奈的看了他一眼,没有再说什么,而是对着我说道:“小源,回去取一个纸人,记住,纸人必须要男纸人,不能点睛,速去!”

我连忙应允,骑着三轮车回到店里,将纸人运到了李家。

爷爷摆弄着纸人,随即随我说道:“记住了,纸人可以代替活猪皮不假,但是有风险,以后若是你独当一面了,千万不要轻易尝试,明白吗?”

我点点头,知道爷爷这是在教授我这一行的门道。

爷爷裁下纸人后背的纸张,将老李头的尸体缝制好之后,便让李家人将棺材入了灵堂。

弄好事情之后,李家的这次丧事操办,自然也是落到了我们的头上。

安排好接下来下葬的流程,爷爷便先带着我回到了店里。

只不过,爷爷的脸色一直很不好,显得很心事重重。

入夜,我们两人喝了点小酒,便各自睡下了。

第二日一早,我早早起床,本想叫爷爷一起前往李家,却发现爷爷房间当中空无一人。

当我下楼走到店门口的时候,发现了让我整个人都彻底傻掉的场景!

爷爷竟然吊死在了门口种的歪脖杨树上面,并且整个后背的皮肤几乎被扒光,鲜血淋漓甚是可怖!

开通VIP,免费阅读本书>>
下一章

点击关注我们

更多精彩不容错过,方便下次阅读

点击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