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非人的命运

发布:09-29 18:28 | 2643字
A- A+

金夏的父亲金志成和叔叔金志军小的时候,据老爸说当时自己是三岁,叔叔是一岁,被金夏的亲爷爷分别送给两户人家,只留下金夏的姑姑和大伯。对于这一点,金夏特别不能理解,后来老爸替爷爷解释说只因当时家里太穷了,又赶上******,全国普遍缺粮,再不送人只能饿死在家里。

虽是如此,金夏对为什么单单就只送老爸和叔叔两人这一点耿耿于怀。叔叔被送到了乡下一户村长家,从小吃穿不愁,只是后来改革开放,很多人在经济大潮中发家致富,叔叔毕竟是在乡下,为人又极为憨厚老实,到现在始终也只是一个四处打零工的农民,勉强能解决温饱而已。金夏的老爸就被送到了一条街上的邻居家,此邻居老婆终年不育,极力想抱个儿子,一来自己没孩子,二来民间似乎有这么个说法,“抱子得子”,抱养了一个之后就连续生了好几个,都说是抱养的孩子带来的福气。虽说是一种迷信的说法,可这种迷信的说法在金夏的后奶奶身上应验了。自从金志成跟着后爷爷家过继后,金志成的好日子没过两年,后***肚子忽然动作不断,一鼓作气生下金夏的大叔,大姑,二姑,最后金夏的后奶奶在五十三岁高龄生下最后一个孩子,金夏的最小的叔叔。碰巧的是金夏的后爷爷也姓金,金志成过继后,姓也省的改了,反正是同一个字,这条街上姓金的人家很多,可能几百年前都是亲戚的缘故吧。

“抱子得子”的说法应验了,给金夏的后爷爷家带来了一连串的福气,金志成的悲惨生活开始了。刚来到这个金家的客气虚情假意都没有了,这对夫妇对这个只有几岁的孩子露出的是吓人的獠牙!

“快起来!去!拔野菜去!”后奶奶怒气冲冲把这个可怜的只有六岁的孩子身上的毯子整个一掀,金志成冻得缩缩发抖,已经是秋天,不到天亮的早晨还是很冷的。后奶奶可不管这个,已经有了自己的孩子,要你来不干活,难道是来白吃饭的?!

金志成赶紧一骨碌爬起来,开始一天忙碌的生活。先去拔一大筐猪爱吃的野菜或野草,回来把这些东西切碎,和着玉米面拌猪食,把猪伺候好后,拿起比自己还要高的大扫帚扫院子。院子大,一个几岁的小孩扫起来费劲,那也得扫。扫完了,做饭。大锅饭时代结束了,一天三餐都是金志成做。

后爷爷是一个木匠,手艺人到什么时代也不会饿死,毕竟家家户户总需要一些桌桌凳凳的,或是修修补补什么的。要说丧尽天良的后爷爷一家做的唯一一点对金志成好的地方就是不经意间教会了金志成木匠的手艺。

对,不是手把手地教会的,是后爷爷需要人力为他干活,比如说,用锯子锯木的时候,需要金志成扶着板子,或是用刨子抛光木板面,留下的一地木卷花需要金志成打扫吧..........每天看着,久而久之,金志成也会上手了,帮着后爷爷做些简单的木工活,跟着后爷爷把写字台或是椅子拿到集市上去卖,中午还没有人买,后爷爷就回家吃饭去了,金志成留下吃个干饼,喝几口水,继续口干舌燥的晒着卖家具,可能到下午太阳快落山时也卖不出去,卖出去了还好说,卖不出去回去少不了一顿毒打。

人间地狱的日子一直到金志成结婚也没有好转。第一个媳妇实在忍受不了后爷爷后奶奶整日无休止的辱骂打骂,提出离婚,走了。第二个媳妇就是金夏的老妈,来自农村,为了进城,同二婚的金志成结婚了。

后爷爷后奶奶并没有消停,反正也不是自己亲生的,越折腾越好,不折腾个天翻地覆不罢休。怎奈,金夏老妈人本善良,但也不是随便拿捏的主儿。跟后爷爷后奶奶进行了长期的捍卫自己权力的斗争,虽来自农村,并没有惧怕这对不讲理的极品。后爷爷后奶奶精力无限,以折腾这对夫妇为乐趣,不仅自己折腾,还动员自己的亲生孩子们,两个儿子,两个女儿加入折腾欺负人的大战。大儿子上了大学,是文化人,并没有参与进去。两个女儿还有最小的儿子却是跟后爷爷后奶奶一样的嘴脸。这几个孩子不知道自己都是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大哥抱大的,长大后却是以这种方式回报。

在这个无休止的受压榨的家庭里,难怪第一个媳妇会离婚出走,再坚强的人也受不了这种折磨。想想,金夏老妈后期的抑郁症跟这段时间受的精神折磨有着直接关系。

金夏的老妈对金志成说,“想堂堂正正的活下去,只有离开这里,不离开这,只能窝囊一辈子,一辈子无出头之日。”

这个大胆地想法把这个男人吓了一大跳,自己从小被亲生父母抛弃,来到这里,却是人间地狱,纵使亲生父母就在这条街的东头住,这么多年来竟然对自己的遭遇表示不知道,亲生的父母冷漠,何况养父母,自己能怎么办?从来没有掌控过自己的命运。所以金夏的老妈焦淑环说出这个想法时,金志成着实吓了一大跳。

怕归怕,不走确实死路一条,虽然结婚了,自己做木工挣得钱别想攒下一分,一到家就被后奶奶或是后爷爷掏个精光。若是后爷爷回来了,金志成还得毕恭毕敬地到门口接过后爷爷手里的工具包,递上毛巾,让其擦擦汗,或是擦擦手,也得看老头的心情,高兴了,得意的吹吹牛皮,不高兴了,若在外面受了闲气,老头不由分说,对着金志成上去就是一个大嘴巴子。金志成默默地只能躲到厕所掉眼泪,自己活得没有一点尊严,还不如猪圈里的猪。

金志成听了老婆的话,壮着胆子去找大队书记,“书记,”金志成陪着笑脸傻笑着,“我想申请一块宅基地........”

大队书记姓李,平时短不了去后爷爷家吃酒,吃炒鸡蛋,吃花生米,心里的天平自然是倾向后爷爷后***。

“我说,志成啊,在家住的好好的,院子也不小,干嘛搬出去呢?”李书记明知故问,其实这条街上谁人不知金志成受气受欺负的事啊,只不过吃人嘴短罢了。

“李书记,我下面还有两个弟弟,大弟弟马上也要成家立业了,以后小弟弟也.........”

“这样,志成,你呢先回去跟你的爸妈商量一下,看老人家乐意你搬出去不,若乐意,我给你批地。”李书记吃定后爷爷后奶奶不会同意,自然也不会批地了。

金志成垂头丧气地回到家,一屁股坐在凳子上,低着头不语。

焦淑环一看就知道事没成,不过也没说什么,从箱底拿出一个小手帕,打开来,是十元钱,放到金志成的手上,金志成一看这钱,都楞了,“哪来的这么多钱?”

“别怕,不是偷的也不是抢的,是我嫁过来时我娘给我的,说我必有用到的时候。拿这钱去买两瓶酒,几瓶罐头,剩下的钱我们再请李书记吃饭。”焦淑环不紧不慢地说着,好像一切都安排好了似的。

“还请吃饭?!”金志成瞪大了眼睛,他不是怕花钱,是平时被后爷爷后奶奶吓破了胆,面对领导不怕才怪。

“放心,我跟你一起去。”焦淑环很淡定,吃了秤砣铁了心要把这事办成。

第二日,夫妻两人在小县城最好的饭店请李书记吃饭。焦淑环把金志成这些年在金家受得气,吃的苦一一道来,说话利落爽快,并无半点畏惧。

饭毕,李书记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志成,好好过你自己的日子去吧!你的媳妇救了你。”

开通VIP,立享专属订阅优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