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烧杀劫掠

发布:07-23 21:10 
A- A+

“舅母,今日为何不曾见过三婆婆?”司空玄武突然发现三婆子毫无踪迹。

“是啊!昨晚就找不到她,都在忙着找无华,你不提我倒是没注意。”司徒夫人这才意识到,三婆子很奇怪,似乎是和无华一起消失的。

“舅母,这几日可曾想过为何无华兄弟不跟您亲近?”

“这!”司徒夫人面带难色吞吞吐吐地说:“怕是我太过于严厉。”

“三婆婆可曾极力劝说您将无华兄弟接到自己屋里?”

“你怎么知道?”

“三婆婆可曾煽动您找司徒老爷帮忙?”

“你是怀疑三婆子和司徒老爷是一伙儿的,她也是要害无华的人?”

“外甥子也只是猜测。”

司徒夫人震惊地合不上嘴,若真是三婆子的话,她什么都知道,无华会被这么多人追杀,死里逃生这么多次,不是老夫人的手,也不是司徒老爷的手,是自己的手,亲自掐住他的脖子,怪不得无华那么恐惧,从不曾让自己靠近,司徒夫人不敢想象。

“这是司空府来的信件吧?”司徒夫人挣扎着强撑。

“是的!”司空玄武俯身拱手到脚面行礼。

“外甥子惭愧,在司徒府最需要的时候离开。”司空玄武有些愧疚不安。

“你也还是个孩子,替我好好感谢你的父母双亲。老夫人身体不适,不能再给更多打击,就不用面辞。”司徒夫人面色苍白,看上去容颜苍老许多。

司空玄武跪在院子里,双手撑在地面,对着屋里的正厅磕头,起身对司徒夫人和绥表妹行礼。

“舅母、绥表妹,就此别过。”

绥表妹俯身拱手还礼,轻声说:“表哥珍重!”

司徒夫人和绥表妹回老夫人屋里后,司空玄武才带着书童和三个婢女匆匆赶回西苑。

司空玄武吩咐书童草草收拾完行李,落叶将司空府派来的车夫带进府,抬着受伤的落絮,一行人六七个人赶在中午吃过午饭离府。

天气依然炎热就像司空玄武来时一样,他和落絮俩人坐牛车,除车夫外其他人都步行。

司空玄武一行人刚出城门到郊区就遇见一队身着盔甲,手拿剑弩的步兵。

司空玄武心想这一装备精良的队伍会是从哪里来的?他们要往哪里去?是去打仗还是回营地?

为避免发生冲突,司空玄武低调地让车夫把牛车赶到路边的田地里,前两天下大雨田地泥泞,很快车轮就陷入泥里不能动弹。

车夫和书童两个人怎么也抬不起车子,三四个步兵直接过来,帮他们把车子抬起来放到路上,步兵们从中间分开,分列路的两边,腾出空间让司空玄武一行人行车。

司空玄武一边走一边在心里默数,整整两百人的队伍,附近没听说有屯兵的营地,这个小城哪里值得动用这么多人?

忽然觉得这些人的口音和司徒老爷有些像,如果是来自沃国的步兵,他们最可能的目标就是司徒府。

老夫人在屋里听到司空玄武和司徒夫人的谈话,也知道司空玄武必须要走,心里说不出的凄凉。

“晋国公薨,又没有司徒府嫡亲宗族势力的保护,这个老宅估计也不能留。”老夫人冷静地说。

“那个圆桌和椅子是天子的战利品,我小时天子赏赐给晋国府,是我嫁妆里最钟爱的,当年你姑母嫁人时都没舍得给她做嫁妆。九州之内都难找到第二件,以后就是你的嫁妆了。”老夫人拉着绥表妹的手说。

“你父亲在洛邑有新府,宗亲也都在新府里,这旧宅和庄子,除了祠堂全是你的。我这屋里全部的玩物器具也都留给你,我就你这么一个嫡亲的孙女。”老夫人伤心地说。

绥表妹心里酸楚,鼻头通红。

“老夫人,您得给宗族留点,不用全给绥丫头,她的嫁妆这些年我一直在添,除我从晋国府带的还有这些年攒的,就算嫁入公侯家也够。”司徒夫人表明拒绝接受。

老夫人叹口气说:“事到如今你还想不明白,这些年你怨恨晋国公曾经想将你做为滕妾嫁出去,你怨恨我儿曾想娶他表妹为妻,你怨恨我不喜你诞下绥丫头。”

“可结果呢?你总纠结在过程,若不是万不得已,谁会将嫡女下嫁?你的心结在哪里,只有你自己能解开,你不放过自己,谁都帮不到你。”

老夫人没说完就看到丹丫头慌慌张张穿着草鞋跑进来。

“老夫人,不好!有人闯进来,很多,很多,见人就杀,见东西就抢。”丹丫头上气不接下气。

“快!”紫妺挽着老夫人的胳膊打算跑,却被老夫人推开。

“别怕,我要去会会他们。”老夫人一个人精神矍铄地走出屋子。

“我的孩儿,你赶紧跟着紫妺和丹丫头跑,不论是哪儿,活命要紧。”司徒夫人拜托紫妺和丹丫头保护绥表妹。

“母亲,您跟我一起跑吧。”绥表妹哭着哀求。

“不行,我得去找无华,你们快跑。”司徒夫人把绥表妹推出屋子往后院深处赶。

“记住,你的嫁妆,一定不能被人发现。”

司徒夫人看着士兵完全没有理会老夫人直接一刀毙命,吓得连滚带爬躲到自己院子里,锁上屋门抱着自己躲到床底下。

很快屋门就被人撞开,所有陈设甚至床幔都被洗劫一空,屋里被人放火,烟熏火燎很快司徒夫人就被迫从床底下跑出来,刚好被守在屋外的士兵抓个正着。

天气炎热火势蔓延开来,老夫人院里的建筑也开始烧起来,此时被关在柴房的落葵,已经被烟气熏晕过去。

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这些士兵不顾天子威严,竟然敢烧杀抢掠司徒府,城里国人纷纷反抗,也都涌入司徒府与一众士兵对峙。

绥表妹在紫妺和丹丫头的带领下逃到后门附近,发现门外有士兵伏击只得作罢,又退回后院躲在假山里面。

家丁、婢女、婆子、孩童在府里跑来跑去东躲西藏,士兵则拿着剑肆意刺杀,假山已经被士兵慢慢靠近,眼看就要杀进来,紫妺拉着她们俩绕到东苑。

一片废墟空旷的东苑因为没有任何价值,士兵没有杀过来,三人拼命往东苑的墙根跑,两场大火让东苑的围墙不再牢固,她们努力寻找坍塌的低矮墙壁。

太多人在假山里面,假山上面打斗,难以承担重量的假山轰然倒塌,依然有很多士兵爬上来,他们终于发现正在逃跑的绥表妹,有些提着剑往东苑跑,有些拉开弩准备攻击。

天渐渐黑下来,震耳欲聋的喊杀声,哭喊声,大火映红天际,绥表妹回头看着从小长大的司徒府,空气中只剩下烟尘滚滚和大火翻腾。

耳边嗖嗖射来冷箭,像是从睡梦中醒来的绥表妹,扒着墙头吃力的往上爬,紫妺和丹丫头在下面撑着她,她没有办法集中精力去爬墙,总是克制不住往回看,一个个跑过来的士兵就像鬼魅一样恐怖,她感觉自己要坠下悬崖。

开通VIP,立享专属订阅优惠>>
上一章 下一章

点击关注我们

更多精彩不容错过,方便下次阅读

点击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