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夫人求助

发布:07-23 21:10 | 2376字
A- A+

俩孩子一直聊到天微亮,意犹未尽地分开。司徒无华离开后,落葵没有一丝困意。

她心里挺怜惜这个孤独的小孩,更心疼他每天都活在恐惧和不安里,虽然比起司徒无华,她吃不饱睡不暖,被人呼来喝去随意驱使,但她的内心是安全的、豁达的,她始终坚信自己会被善待。

鸡鸣过后不久,渐渐有了人声,一早书童推门进来,端着一个小碗,落葵看到是肉糜,开心地伸手准备接过去,谁知书童紧张地避开落葵的手,自己坐到床边将碗放到落絮嘴边。

“醒醒,喝点稀饭再睡。”书童耐心地轻轻呼唤落絮。

“什么稀饭,明明是肉糜,还不敢说,怕被人听到吗?”落葵鄙夷地说。

“我怕什么?这是少爷恩赐落絮的,没你份!”书童挑衅地看着落葵。

落叶听到声音后进来,看着剑拔弩张的落葵和书童。

“落絮姐姐好点吗?”落叶关切地问。

落葵急忙下床挡在落叶和床之间,避免她们知道书童给落絮食肉糜会心有不忿。

“落絮一直昏迷不醒,让书童照顾她吧,咱们去伺候少爷穿衣洗漱。”

落葵将落叶推出琴房,刚好撞见司空玄武带着落池和落溪去给老夫人请安,便急匆匆跟在后面。等到司空玄武一人进老夫人屋里后,落葵四人躲到厨房,求着婆子每人偷吃两口炖肉,她们开心的不得了

对比厨房的热闹情景老夫人屋里的一点也不逊色,司空玄武刚一进去就被绥表妹拉住。

“玄武表哥安好,你可见过无华兄弟?”绥表妹满面愁容,不似这几日的好气色。

“老夫人安好,夫人安好,绥表妹安好!”司空玄武挨个问遍后说:“昨日见过的,今晨尚未见。”

“这可如何得了?”绥表妹双眼通红。

“无华兄弟不见了吗?”司空玄武吃惊地问,心想司徒老爷已死,还有谁会威胁司徒府?

“整整一夜未归!”司徒夫人嗓子已经哭得沙哑。

“落葵那丫头和无华兄弟走得近,也许她会知道。”司空玄武记得昨夜书童睡得深,他本想偷偷查看落葵和落絮,担心秋女被杀是因为来路不明,这俩丫头说不定有什么秘密。

可昨夜琴房传出细微的说话声,他蹲在窗口听了一会儿,很是鄙视自己,感觉自己不像个君子,偷偷摸摸猥琐下流。

现在回想起来,落絮至今昏迷,落葵不可能半夜不睡自言自语,听声音分明就是司徒无华。

在厨房偷吃的落葵听到婆子请她去老夫人屋里,吓得差点被食物卡死,她慌慌张张地跑到屋门口,脱下草鞋拍拍脚底的尘土,恭敬地进屋跪在地上。

“今早见过小少爷吗?”司空玄武心里很复杂,想让她说实话,又担心她说实话,不知道她会给自己闯什么祸,为什么刚才自己那么着急竟然把她给推出来。

落葵摇摇头,司空玄武稍稍放松。

“落葵?”老夫人悠悠地问:“几时跟小少爷熟识的?”

怔怔的落葵脑子里很乱,昨夜司徒无华觉得老夫人不关心他,紫妺无视他,丹丫头威胁他,难道这些都是老夫人授意的?如果这是真的,老夫人为什么要害自己的嫡亲孙子,除非是司徒无华的身份有问题。

“抬起头来。”老夫人轻声咳嗽。

落葵慢慢抬头,看到站在老夫人左右的丹丫头和紫妺,也许一直以来自己就猜错了,老夫人已经被这两个丫头架空,她们早就是老夫人的眼睛、嘴巴和耳朵,很多时候她们作祟没人会怀疑那是她们本身的意图,全部都会强加到老夫人身上。

如果丹丫头和紫妺分属于两派,这两派的目的都是灭掉司徒府的话,这屋里也许老夫人根本就无能为力,告诉她们司徒无华的踪迹只会让他更危险。

打定主意的落葵缓缓说:“回老夫人的话,落葵在东苑住着的时候不识得小少爷模样,有一晚在池塘边打水,见到一小孩子落水就把他救起来,后来才知道是小少爷。”

司空玄武狐疑地看着落葵,分明是在西苑住着的时候发生的事情,她一个婢女竟然敢跟老夫人玩花样,真真假假虚虚实实这些日子,她也这样糊弄过我吗?她怎么能这么大胆?这丫头绝不能再留。

“落水,天呐!”夫人差点背过气去,“紫妺,快,让家丁们去池塘找,前院和后院的池塘和水井都要找。”

“胡说!”老夫人怒目而视斥责道:“把她给我捆了,丢出去喂狗。”

“老夫人,饶命!饶命啊!”落葵把头磕的“砰砰”响,额头的皮都被磕破鲜血渗出来。

丹丫头拉着落葵往外拖,司空玄武没有料到是这样子的情况,他有些慌不知道该怎么办。

“祖母,这丫头的死活不重要,找到无华兄弟是最要紧的,别再耽误时间,紫妺把她锁柴房。”绥表妹示意紫妺帮丹丫头赶紧把落葵带走。

“都下去吧!吵得我头疼。”老夫人不耐烦地摆摆手。

司徒夫人、绥表妹和司空玄武赶紧退出屋子,落池、落溪和落叶不知道落葵犯什么事,吓得都站在门口不敢随意走动。

“玄武,舅母求你,帮帮我,一定要找到无华,我的孩子!”司徒夫人抱着绥表妹哽咽地说。

绥表妹也哀求着,司空玄武非常为难,如今这局面完全看不懂,难道是管家说的木槿花?天子眼线要害死小少爷?那司徒老爷想要小少爷做什么?如今看来这司徒老爷死得莫名其妙。

突然司空玄武脑子灵光一闪,他想起司徒无华曾经在柴房救过落葵,现在已经无法通过落葵那些真假参半的话来确定他们的关系,但是如今把落葵危险的消息放出去,只要司徒无华还或者没有危险,应该很快就会现身,就算他又危险被限制,也会想办法逃脱回来救落葵的。

书童匆匆跑来递给司空玄武一支竹简,看过之后他更加头痛,强自镇定下来。

“你们先跟婆子们说如果小少爷再找不到,就拿落葵做供品奉献祈求小少爷平安。”司空玄武将竹简塞到袖子里,“晋国公薨,如今只怕司徒府会受牵连。”

司徒夫人身子虚弱绵软无力,绥表妹也受了巨大打击,俩人互相支撑着勉强站在司空玄武面前。

“总要告诉老夫人,只怕她老人家。”司徒夫人更加绝望。

突然司徒夫人握住司空玄武的手说:“玄武,舅母自觉不好,司徒府内忧外患从来没有停息过,若晋国公薨逝那更没有安宁之日,往后绥丫头嫁到司空府一定要优待她。”

司空玄武看着绥表妹落泪的小脸心里不忍点点头。

“你发誓!”司徒夫人咄咄逼人。

“皇天后土为证,我司空玄武定会保护绥表妹,我司空府定会优待她。”司空玄武指天发誓。

“舅母放心,我二哥司空白虎,将来一定不会辜负绥表妹。”司空玄武重重地说。

“好,好!这我就放心了。”司徒夫人摇摇头,拍拍绥表妹的手。

开通VIP,立享专属订阅优惠>>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