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无华遇险

发布:07-23 21:10 
A- A+

“老夫人,老奴自小跟着您,从晋国府到司徒府,自问忠心耿耿从未曾有不尽心的,如今这结局,老奴!”司徒老爷老泪纵横,言语哽咽。

“老奴实在不甘心,若老夫人已然撒手不管,老奴决不留恋定会追随而去,可现如今老夫人身子骨硬朗,为何就非得要老奴这条贱命。”

司徒老爷看着司徒夫人,她视而不见充耳不闻,无奈跌跌撞撞地走出屋子,拔出半米长的青铜剑撑着站在院子里,一众家丁仆从围着他。

“把他锁了。”老夫人吩咐家丁。

家丁站在原处不动。

“呵呵!你以为他们还是原来的司徒府下人吗?”司徒老爷嘴里流着血大声说:“听我的,把他们都拿下!”

家丁依然站在原处不动。

“好样的!亏我那么真心待你们!”司徒老爷恨恨地说。

“你若真心待他们,为何不解我的真心?”老夫人满眼怜惜。

“收起你的假慈悲,我若不真心对你,你会活到现在,看看你身边的豺狼虎豹,我要死了,你就等着给自己收尸吧!”

司徒老爷狂叫一番,用手扣着自己的喉咙,食物和鲜血吐了一地。他拿着剑对着老夫人虚晃几下,司空玄武抽出匕首保护着老夫人,紫妺站在老夫人侧后方也护着她。

司徒夫人将无华和绥表妹放在屋内由丹丫头看着,自己站在屋外控制不住内心的愧疚。

“你谋划支开管家和岐婆,逼迫老夫人交出无华,如今这般境地是自找的。”司徒夫人强自镇定。

“我没杀死他们,是你,一切都是你的阴谋。”司徒老爷指着老夫人恶狠狠地说。

穷途末路的司徒老爷有些疯疯癫癫,他踉踉跄跄地跑到东苑,一失足掉入池塘消失不见。

司空玄武、老夫人和紫妺跟着家丁一直追着司徒老爷到东苑,眼看着他落入池塘才回去。刚进院子就看到黑压压跪着一院子的人,司空玄武仔细观察一番猜测都是早前逃跑的奴仆,看司徒府没倒台又跑回来。

“既然是逃奴,何必再回来?司徒府不收二心之奴。”老夫人站在院子中央对着周围一群奴仆呵斥道。

“老夫人!老夫人!老夫人!”跪在地上的奴仆除了求饶什么也不会说。

进屋前老夫人回头对一众仆从说:“回来可以,自断右足。”

“老夫人!”仆从的呼声充满无奈和悲伤,一声高过一声。

“祖母,这!”绥表妹心里害怕,对这么多仆从行剕刑,怕他们激情反抗,到时候这一屋子老人孩子可怎么办。

“乖孙女过来。”老夫人拉着绥表妹的手说:“这些仆从天生趋利避害,你若不给他们一些苦头吃,他们以为主子好欺负。”

老夫人爱怜地抚摸着绥表妹的头发温柔地说:“要想制服他们要恩威并施。现在我让他们断足,不愿意断足的应该就是有退路,他们以前能逃跑以后更不可信,来这府里还不知会怎么兴风作浪。所以,还不如直接把他们吓跑。”

司徒无华和司空玄武默默走近前来认真地听。

“留下愿意断足的仆从,多数是被蛊惑,或者自己没有主见跟着跑,他们并不是真的背叛主人,可等后悔的时候已经晚了。他们无处可去,流落街头都会被抓只能再回来,所以即便是断足这种酷刑他们也只得接受。”

“还有一些愿意被断足的仆从就没那么简单,他们要不身负重任,要不受他们主子所托,为了留在府里,什么都可以牺牲,也正因为这样,他们的图谋才不可忽视。”

“祖母,外面的仆从众多要如何分辨?”司徒无华渴望地看着老夫人。

老夫人拉绥表妹坐在她旁边接着说:“其实,断足这一刑法已经将图谋不轨的大部分仆从挡在门外。”

“剩下的就没那么好分辨,你们年龄小,经历的事情少,见过的人也不多,想要分辨确实有难度。”

老夫人思索片刻说:“方法倒是有一个,可有时也不准,就看你们够不够细心。”

司空玄武听得入迷不觉问:“外祖母,是什么方法?”

老夫人指着司空玄武的眼睛说:“看眼睛。无知愚鲁的仆从眼神会涣散害怕,有种逆来顺受的表情,像那牛和犬的眼神。聪慧机智的仆从眼神会震惊恐惧,多数会自言自语。”

老夫人停顿一下,看着紫妺说:“最难的是身负重任的仆从,他们的眼神聚光明亮,神情严肃表情坚毅,任何刑法都不能让他们乱了阵脚,他们的眼神会像因造反而受死的国人的眼神。他们最像人,也最难管,还爱闹事,不安分。”

司徒夫人觉得老夫人的话越说越离谱,有些不服气地说:“这些奴仆怎么能像人,他们都是一些牲口。你们别在这里闹老夫人,丹丫头从庄子上回来有事要报。”

司徒夫人转身对司徒无华说:“无华,跟我去前院见一下司徒家臣们,让他们都认识一下司徒府的新主子。”

司徒无华避开司徒夫人伸过来的手,直接从屋里冲出来。

司空玄武看到守在门外的落葵,摆手示意她进屋。

落葵一进屋就跪倒在地,颤颤巍巍地乞求:“老夫人、夫人、少爷、姑娘,落絮她伤口又发作了,出了很多血,求求你们救救她。”

“落絮,就是你屋里长得最俊俏的丫头,她还替你挡刀,是个忠仆,可如今府里的巫医不见了。”老夫人回想着落絮的模样说。

“老夫人您见多识广,您身边的丫头也都厉害的紧,您能不能派丹姐姐去瞧瞧,说不定丹姐姐有什么法子。”落葵哭着说。

“病急乱投医,我能有什么法子。”丹丫头向来不喜欢落葵,更不愿意帮她。

“那就紫妺姐姐,老夫人,紫妺姐姐可能有法子。”落葵的眼泪更多。

“混帐东西,你也敢在老夫人面前哭!”司空玄武提醒落葵不能不注重礼仪。

落葵瞬间擦干眼泪,跪着趴在地上不动。

“丹丫头没法子,紫妺能有什么法子。”紫妺面无表情的推脱。

老夫人见司空玄武不吭声,知道他是孩子心性重情义,落絮那丫头救过他,他还做不到任她自生自灭,那就死马当活马医吧,随便谁去都行。

“丹丫头和紫妺你想谁过去?”老夫人问。

“丹姐姐。”落葵毫不犹豫地说。

“混账,老夫人恕罪,这丫头没规律,只要是老夫人赏赐的无论是丹姐姐还是紫妺姐姐,外孙子都感激不尽。”司空玄武狠狠踢了落葵一脚。

老夫人有些猜疑为何这丫头非要丹丫头?

“丹丫头刚从庄子上回来,我还有用,紫妺你跟他们走一趟吧。”

紫妺听话跟着司空玄武和落葵一起走到西苑琴房,查看一下落絮的伤情就说要找间屋子静养。

傍晚之前紫妺终于将司徒老爷的东西都收拾完毕,将司空玄武移到三间正房东边卧室,将落池、落溪和落叶三个丫头移到正房西边的卧室,琴房就给落絮和落葵住,让她们能安静养伤。

晚上熄灯之后落葵觉得床底下有声音,偷偷趴在床边往下看,借着窗外的月光果然看到一团黑色的东西,像是一只大狗或者狐狸,她紧张地点上灯,照着床下发现是个满身鲜血的孩子。

开通VIP,立享专属订阅优惠>>
上一章 下一章

点击关注我们

更多精彩不容错过,方便下次阅读

点击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