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接二连三

发布:07-23 21:10 | 2244字
A- A+

天将明未明时候司徒老爷回来西苑,看到院子里的管家和司空玄武,心里大呼不好,紧张地呵斥管家赶紧带着巫医回前院,又叮嘱司空玄武好好休息。

惊慌不安的司徒老爷回到屋里不停兜圈子,都怪昨天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才想着连夜找夫人商量洗去嫌疑,可现如今倒好,嫌疑反倒增加。

司徒老爷自知做为外男住在后院已经惹人闲话,半夜出去被抓个正着,这后院女子的名声怕都要毁自己身上,一想到这层就浑身冒汗。

天已大亮司徒老爷不得不出门面对这一切,他自己整理好装束先到老夫人处请安。

司空玄武被司徒老爷赶回书房后不久就直奔老夫人院里请安,老夫人身体状况比昨日好一些已经起身,司徒无华还在酣眠。

“好端端地为何要查管家?”老夫人责备司空玄武。

“您不是说要查司徒老爷,外孙子想着从管家着手查会快些。”司空玄武忐忑地回答。

“再快比得上直接从司徒老爷本人身上查快吗?”老夫人明显语气不好。

“都查到什么?”老夫人平心静气地问。

司空玄武恭敬地说:“昨日傍晚时分夫人身边的三婆子曾来过西苑,后半夜司徒老爷带着贴身随从溜出西苑,听管家的抱怨,外孙子不敢说。”

“你可曾派人盯着司徒老爷?”老夫人稍稍有些激动。

“外孙子心里有疑惑,猜测司徒老爷可能会去不该去的地方,不敢派人跟踪怕传出去对司徒府不好。”司空玄武老实说。

老夫人有些气急败坏又强装镇静地说:“紫妺去请管家过来,丹丫头去请岐婆子过来。”

紫妺和丹丫头两个人一句话都不说,甚至都不看对方一眼,司空玄武疑惑管家和岐婆子都住在前院,为何要派两个人过去分开请?

“你就看吧!”

老夫人话音刚落,司徒夫人和绥表妹前后脚进屋行礼请安。

“老夫人昨夜睡的可安宁,无华有没有太吵闹?”司徒夫人客气地问。

老夫人没好气地说:“昨夜没有被无华吵到,倒是被司徒老爷闹得睡不着。”

司徒夫人心里有鬼不再说话,绥表妹拿丝帕擦擦嘴说:“祖母恕罪,昨夜孙女犯病,母亲不敢惊扰老夫人,就派人请老爷过来查看。”

老夫人盯着绥表妹严厉地问:“我竟不知,几时司徒老爷能治病救人了?”

刚好司徒老爷走进来行礼请安,默默站在一旁偷偷观察老夫人的脸色。

“你们都是活老了的人,还不如一个孩子,玄武病了都知道去前院找巫医,你们竟然在院里干等着绥丫头自己好,怪不得她这些年身子一日不如一日,从今日起绥丫头就在我院里吧。”老夫人看到就紫妺和丹丫头两个人回来,整个人满脸通红异常气愤。

司徒夫人心焦地走上前俯身哀求:“老夫人,无华和绥丫头都养在这屋,我担心他们会闹腾,还是让我带回去养吧!”

“你那院儿比不得我这里清净,夜里都不安宁,就让无华和绥丫头在这儿,至少他们还能睡个好觉。”老夫人不容置疑地吩咐紫妺去把绥丫头的衣裳妆奁拿过来。

司徒老爷跟着司徒夫人出来,两人低声争吵两句各自分开。

司空玄武回西苑看到书童和四个丫头都在琴房睡觉,进书房撞到落葵她已经将饭菜布置好,司空玄武用眼角余光打量着落葵,这个丫头胆大心细有主见做事干脆,要不是她提醒三婆子是司徒夫人的心腹,只怕早上老夫人会对自己彻底失望。

司空玄武注意到落葵的黑眼圈放下筷子说:“你先去睡一会儿,丫头们醒来让她们过来伺候就行。”

“少爷劳累,先睡会儿吧,落葵在这里伺候您。”

落葵望着院外四处查看一番,边说话边将门窗关闭,她凑到司空少爷耳边轻声说:“早上我去池塘打水,发现管家死在里面。”

司空玄武一脸震惊不敢置信地看着落葵,落葵点点头接着说:“刚看到我也很害怕,担心别人以为是我们害死的。”

“关我什么事?”司空玄武脱口而出,脑子突然想到管家是自己半夜叫到西苑的,就算司徒老爷把他赶走了,但谁知道他怎么又回来了,别人肯定以为是自己又偷偷把他叫回来,害怕密谋被拆穿直接害命。

司空玄武揉着眉心,暗想自己以为是智谋原来不过是引火上身。

“为了摆脱嫌疑我直接去老夫人房里找婆子给少爷煮安神茶,借口少爷受凉受惊一夜无眠。”落葵按住心口换换气。

“我听到丹丫头和紫妺在院子外面的拐角处偷偷争吵,丹丫头说是紫妺害死岐婆婆的,紫妺说是丹丫头害死朱丫头的。”落葵对老夫人的这俩丫头一直没有好感。

“岐婆婆也死了?”司空玄武用手托腮彻底放空自己。

落葵点点头,司空玄武指着门摆摆手,示意落葵离开让他安静一下。

“还有什么事?”司空玄武见落葵不走。

落葵犹豫再三咬着下唇摇摇头又点点头。

“又什么事?”司空玄武没有心思猜她在想什么。

“昨天晚饭时候我回琴房发现有人要害落絮。”

司空玄武想起昨天落葵突然问书童谁来过西苑,难道三婆子不是来找司徒老爷的?夫人为什么要害落絮?岐婆婆是老夫人的心腹,杀害婢女跟夫人没有关系的,为何三婆子要横插一脚?难道藏着什么更深的秘密是自己不知道的?

“少爷!”落葵刚准备说话。

“又怎么了?”司空玄武被落葵打断思绪,不耐烦地大声呵斥。

“那个,我听守门的人说,找不到巫医了。”落葵怯怯地说,不知道对司空玄武有没有帮助。

巫医是司徒府家养的,专门负责给府里的主子治病,除了司徒府他能去哪?难道也被人杀了丢在某个还没有发现的地方?为什么只要找到线索就被人掐断,感觉自己被人压着打,毫无反抗的机会。

“少爷!”

“出去!”

落葵有些同情这个垂头丧气的少爷,默默出门撞上慌慌张张的落叶,立马捂住她的嘴。

“别出声,回琴房。”落葵拉着落叶进去关上门。

“早上我也看到了,总会有人发现的,到时候再处理,但我们不能是第一个发现管家死的人。”

落葵看着脸色苍白的落叶,猜测她是不经意去池塘看到吓人的场景才会这样子。

落叶一个劲点头,使劲拽着落溪的脚,直到把她叫醒,落池也跟着醒过来。

突然窗外一声惨叫,落葵和落叶跑出去,一个婆子将木盆打翻在地,衣裳散落的到处都是。

开通VIP,立享专属订阅优惠>>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