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你可以叫我一声战总,或者战二爷

发布:02-02 08:24 | 1010字
A- A+

爸爸就是教你这样做赔本生意的吗。”

佟霏的心痛的好像快要被扯离身体一般。

她咬唇,眼泪唰唰的滴落。

是啊,在这场无爱的婚姻中,她到底得到了什么?

失望,绝望,心碎,还有她腹中这个…不被祝福的孩子。

玄关处,陈叔有些犹豫的走了进来。

“大小姐,徐先生来了,他想见你,现在就在门口。”

佟霏抬手擦干脸颊上的泪:“我这就出来。”

佟辰伸手紧紧的抓住佟霏的手:“对了,还有徐暮年。

霏霏,既然战天爵那个混账东西不肯帮我们,你去求求徐暮年。

他一定有办法的。

徐伯伯跟爸爸是战友,是好哥们。

徐伯伯可是个将军,肯定能帮上我们的。

兴许就是徐伯伯派徐暮年来看我们的呢。

你一定要抓住机会。”

佟霏失望的看着佟辰,她将自己的手臂从佟辰的手中拽出。

“我真是受够你了,从现在开始佟家的事情我会想办法。

不想做乞丐的话,就老老实实的在这个房间里给我呆着。”

佟霏说完转身冷漠的出去。

来到院落里,佟霏极力的调整自己的呼吸。

陈叔站在一旁:“小姐,你没事吧。”

“陈叔,我没事的,现在还不是最困难的时候,我不会倒下的。”

她转头苦涩的对陈叔笑了笑走向大门口。

黑色的奔驰车旁,徐暮年穿着得体的西装,双手抄在口袋中安静的倚靠在车旁。

长相英俊温和的他还拥有着温润的气质,足以迷倒一个团的少女心。

看到佟霏,他从车旁离开走到佟霏的身前。

“霏霏,你还好吗?”

佟霏笑着点头:“暮年哥哥,我好着呢,别为我担心了。”

看着此刻的佟霏,徐暮年的眉心紧紧的皱了起来。

“我看到了你跟战天爵离婚的新闻后就立刻从部队里请了假出来看你。

我知道,佟辰现在自身难保管不了你的情绪。

所以,在我面前你可以不必逞强的。”

佟霏闭目重重的呼了口气:“暮年哥哥,找个安静的地方请我喝杯酒吧。

我现在的头脑太清醒了,因为太清醒,所以心好痛。

我想让自己醉,醉了就可以好好睡一觉了。”

徐暮年抬手揉了揉她的头,眼神中满是心疼:“上车吧。”

名门酒庄的包间中,徐暮年让人开了一瓶96年的拉菲。

佟霏摆了摆手对服务生道:“不要拉菲,给我来几杯烈酒。

最好喝一杯就能醉的那种。”

徐暮年看着此刻努力装坚强的佟霏,他伸手轻轻握着佟霏的手。

“别给自己太大的压力,你还有我呢。”

佟霏点头抿唇浅笑却不说话。

服务生将酒送来,佟霏只是轻轻抿了一口,“果然够烈。”

可想到什么,她立刻将酒杯放下,她都忘记了,她现在不能喝酒。

她伸手纠结的拍了拍自己的头:“暮年哥哥,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一下洗手间,很快就回来。”

她起身往洗手间小跑去,伸手抠着嗓眼儿将那口酒强硬的吐了出来。

关注落初文学公众号,每天领书币>>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