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 何必歪脖子树上吊死(捉虫)

发布:02-13 19:12 
A- A+

“娘。”叶凰澜看着谢玉华阴沉的脸色,轻声说道,看得出来她极为不喜欢叶玲兰。

谢玉华揉揉有些痛的太阳穴,道:“走吧,我们去议事厅。”

一路上,母女俩边走边聊。

“娘,是不是大伯父又让她来当说客,让我们把叶家的产业交到他手里?”叶凰澜根据脑海中的记忆,问道。

叶家自从叶凰澜的父亲陨落后,就靠着谢玉华一人苦苦支撑。而这时候她的娘家谢家,也提出要瓜分叶家的要求,却被谢玉华拒绝了。

谢玉华目光冰冷,“叶家产业是你父亲辛辛苦苦打下来的,跟他半点关系都没有,他倒是要脸得很。”

叶凰澜能察觉出她的怒火,识趣地没再说话。

到了议事厅,谢玉华和叶凰澜走进去。

“婶婶,你最近身体还好吧?侄女来看你了。”叶玲兰从椅子上站起来,紫色的衣裙勾勒出她姣好的身段。

她生的极美,明明模样看上去很是清纯,但那双眼中却透出一股狐狸似的魅惑和挑逗。

当她看到叶凰澜的瞬间,一双美目里充斥着无与伦比的震惊。

怎么可能?

明明她是把这小贱人给弄死了的!走之前她还特意确认人已经死了才彻底放心下来,不然她怎么敢直接回泉城。

但现在,这贱人居然活着回来了?

“表妹,这几天你去哪儿了?你知不知道婶娘为了找你都快把泉城翻了个底朝天?”叶玲兰装作如无其事地说道,只是脸色微微僵硬。

叶凰澜则是笑意盈盈,毫不掩饰眼底的杀意波动。

“表姐,我去哪里了,你不是才最清楚吗?”她意味深长地说道,巴掌大的小脸上似笑非笑。

谢玉华目光犀利起来,“澜儿,怎么回事?”

“没什么,那天走之前表姐约我去谈心呢。”她笑得人畜无害。

不知道谢家那边打着什么鬼主意,要退婚不亲自上门,让叶玲兰一个小三跑到这儿耀武扬威。

叶玲兰脸色瞬间绷不住了,呈现一片青白。

这到底还是不是叶凰澜?

这贱人哪儿来的胆子居然敢这样对自己说话!

谢玉华淡淡地看了她一眼,走上主位坐下。

“托你爹的福,差点没被气死。”她完全不给叶玲兰面子,语气冷硬。

叶玲兰有些尴尬地笑道:“婶婶这是说我父亲把你气出病的么?小叔走了,这叶家本就应该交给我父亲掌管的。”

看到没有?

这才叫不要脸!

叶凰澜啧啧感叹,对于叶玲兰一家的厌恶更上一层楼。

“哦?”谢玉华冷冷地看着叶玲兰,“那你今天是来让我把叶家产业交出来的?我不给的话,你是不是就要像你父亲一样,对我动手?”

叶玲兰被噎得找不出话反驳,只得坐下来,道:“婶娘多心了,父亲也是为了叶家的前途着想,不免心急了些。侄女今天来并不是为了此事。”

“何事?”她皱眉,对这叶玲兰,她是拿不出半点好脸色给她看的。

叶凰澜也是兴味索然地看着,这女人看上去挺清纯的,实际上就是个绿茶婊。

可不是么?

简单一句话说来,就是表面玉女,内心欲女,骚的很!

叶玲兰道:“今天侄女来是为了来拿表妹和瑞哥哥的订婚信物的。”

“你说什么?”谢玉华有些震惊,这明摆着要退婚啊!

瑞哥哥?叫的真恶心!

叶凰澜掏了掏耳朵,鸡皮疙瘩落了一地。

刚穿越过来就遇上这种小说中的情节,叶凰澜对自己的运气表示怀疑。

她当然知道叶玲兰说的瑞哥哥是谁,不就是她的未婚夫谢瑞嘛!

谢瑞是谢玉华弟弟的儿子,他见了谢玉华还得叫一声姑姑。

这婚还是当年谢玉华怀着叶凰澜的时候和弟弟谢通定下的,双方还交换了信物,分别是一块玉佩和玉簪子。

如果谢家退了婚,就相当于狠狠打了叶家一耳光,不光叶凰澜的名声会受影响,整个叶家也会脸面扫地。

“嗯,瑞哥哥说要和我订婚,所以要和表妹退婚。”叶玲兰略有些得意洋洋地说道,能把叶凰澜的男人抢过来,对她来说是件极有成就感的事。

“那表妹提前祝表姐和表哥百年好合,早生贵子。”叶凰澜并没有她想象中的伤心欲绝,反而像是……终于解脱了一样的表情。

谢玉华诧异地看着叶凰澜,原本的女儿可是十分喜欢谢瑞的,一听到他的名字就脸红。按照以往,定是瞬间眼泪汪汪的,央求不要退婚。

结果,现在根本看不到半点舍不得的模样。

“表妹,你终于答应了?”叶玲兰不敢置信地问。

叶凰澜懒懒地说道:“表姐既然喜欢,那就拿去好了。”

对于这种和叶玲兰联合害死她的渣男,她可没有半点儿兴趣,这婚最好是退了,不然以后指不定那渣男还想着怎么在背后捅自己刀子。

叶玲兰的脸色立马黑如锅底,喜欢就拿去?

你当这是什么东西?

谢玉华看着叶凰澜,感觉如今一点也看不透这丫头的想法,总觉得怪怪的,却又说不上来怪在哪里。

“澜儿,你真的要退婚吗?”她倒不是怕叶家名声扫地,叶家的名声本来就好不到哪里去,再烂下去也无所谓。

不过,她却担心叶凰澜会受不了打击,做出什么傻事来。

叶凰澜感受到谢玉华关切的目光,心中微暖。

“女儿高攀不起那样的男人,天下还有的是好男人,何必吊死在一棵歪脖子树上。”抬起头来,叶凰澜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叶玲兰顿时肺都气炸了。

谢玉华赞同点头,“叶玲兰,既然澜儿同意了,我也不好阻拦。”

“罗叔,你去寒城的书房把当年和谢家订婚的玉佩拿来吧。”谢玉华唤道。寒城,是叶凰澜父亲的名字。

外面走进来个头发花白的老头子,面色干枯如同树皮。

“夫人,小姐她……”罗叔看向叶凰澜,他看着叶凰澜长大,自然对她的性格极为了解,怕退婚后她做出傻事。

叶凰澜也是一脸平静的表情,甚至可以说是漠然。

谢玉华知道他的意思,摇头。

“澜儿亲口说的退婚,你去吧。”她笑了起来。

罗叔这才半信半疑地出去了。

叶玲兰觉得自己被忽略了,便说道:“婶娘放心,这次谢家理亏,定不会让叶家白白损失的。”

谢玉华转头看她,冷笑:“到底谁才是谢家的人?”

叶玲兰讪讪地闭嘴,她倒是忘了,她这位婶婶就是姓谢的。

过了一会儿,罗叔将玉佩送来了。

这还是叶凰澜第一次见到这订婚信物,大概只有巴掌大,通体水绿色,看上去极为莹润不说,似乎还带着一丝丝灵气。

“拿去吧。”谢玉华说道,她并不稀罕让叶凰澜嫁到谢家,虽然那是自己的娘家。而且实在没必要让女儿嫁给谢瑞那种人。

叶玲兰从罗叔的手中接过玉佩,大喜道:“那玲兰就谢过婶婶和表妹的成全了,等到日后玲兰和瑞哥哥大婚,定会发来喜帖。”

说着,她还用眼睛瞄了叶凰澜一眼。

谁知叶凰澜从头到尾都都没露出半丝伤心的样子,反而高兴的不行,这让叶玲兰的心中生出一种挫败感。

小贱人,你就装吧!

叶玲兰恶毒地想着。

开通VIP,立享专属订阅优惠>>
上一章 下一章

点击关注我们

更多精彩不容错过,方便下次阅读

点击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