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云留灵宗

发布:09-11 08:14 | 2004字
A- A+

上一条尾巴很干净,但是上上条尾巴沾染的血气可不是一星半点。最初的她,定是个大妖精,搞不好还是叱诧风云的那一种。即使经过两条尾巴的洗刷那血气浅淡了不少,但如此厚重的因缘堆叠再她身上,她定然是修不了仙的。

趁着夜色,乔霜降看了眼熟睡的沈筠淮,悄咪咪挪出了客栈,往浓重深厚的夜色里钻了去。

走了没多久,乔霜降耳尖地听见了身后的脚步声,虚软无力又坚定。

乔霜降回过头,少年一袭如雪白衣,随风而荡,是沈筠淮。

沈筠淮脸色惨白,冷汗淋漓,虚弱的扶着手边的树干,佝偻着身子歇歇地倚在上面,缓缓抬起了头与乔霜降对视,咬紧的下唇血色全无,淋漓溢出鲜血,却不说话,更不喊疼,只是静静站在离乔霜降十丈多一点点的地方。

乔霜降蹙着眉瞧着他,原来他当真没有骗她:十丈之外,痛不欲生。

乔霜降冷然地站在原地,沈筠淮脚下更是不挪动半分。

很好,两个人都很坚决。

乔霜降心里算计着,她铁了心要走,他总会死的,要不她给他个痛快,让他死的更有些价值?

唔,虽然她以前是个炫酷的大妖怪,但她毕竟现在是乔霜降,虽然灵魂一样,但性格必是不同的,稍微,有点,差不多,大概,下不去手啊。

但是这沈公子如此逼迫她的方式确实让她很不爽。

怎么办,走还是不走。

这人,杀还是不杀。

沈筠淮眉头紧锁,目光坚定而悲伤,宛若清泉汩汩,只一流那情绪便不再止得住。沈筠淮动作缓慢地伸出一只剧烈颤抖的手,道:“降儿……跟我……回去……吧,好……好吗?”

一瞬间,乔霜降丢盔弃甲。

她清楚地知道她踏出去的这一步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一条尾巴,两条尾巴,三条尾巴亦或是更多。

她想她前边的尾巴定然是在嘲笑她的愚蠢,真可惜,这一条尾巴的性格生得如此蠢笨,可能再丢一条尾巴,她就能够变得聪明了:果断地取够性命,恢复修为与记忆,找回以前属于她的地方,做只潇潇洒洒的大妖怪。

三日之后,远远地便能看见几行白衣小人脚踩宝剑破空而来,总共一十八人雪白衣袂飞扬,遥遥排开,居高临下地瞧着脚下细密如蚂蚁般堆叠统计在一起的凡人。

按照惯例,这十八人是上一代弟子里最拔尖出众的十八人,能够这边潇潇洒洒出现在他们面前的人,只要稍有心思,以后必然能够成为一方人物。

脚下一众人等孜孜不倦地仰着头,眼里有艳羡,有嫉妒,如果十年后的这一天他们也能够悠悠飘在天上望着脚下该多好。

出来说话的那人是个端庄大方的姑娘家,仙衣飘飘,眼波流转,顾盼生辉,算不上是绝色,却气质如兰,只一眼便误了终身。

“小女子乃云留灵宗第六百二十五代弟子牧还卿,奉师命前来迎接诸位。”牧还卿声音不大,却清晰明了地响在每个人耳边,温和如水的声音渐渐抚平了喧闹的人群,众人侧耳倾听,“来参加本次试炼的适龄人员共计十一万八千九百二十六人,这其中,只有一千人能够通过试炼成为我云留灵宗的弟子,祝各位好运。”

下面众人响起此起彼伏的讶然抽气,近十二万人,最终留下的只有一千人,真正的千里挑一。

牧还卿说完了开场白,便有一年轻男子御剑往前挪了挪:“在下云留灵宗第六百二十五代弟子洛长安。”然后十八人齐齐伸手掐了个诀,脚下众人只要年龄适宜,眼前便都出现了一块巴掌大小流光溢彩的牌子。

洛长安解释道:“诸位决心参加入门试炼便请以血在灵牌上写好自己的名字。”

沈筠淮委婉地甩出把随身的短匕划破了食指,乔霜降则微张了小嘴,就着尖尖的小虎牙刺破了指尖。

一时间割手指的割手指,咬手指的咬手指。

“首先通过云留森的一千名少年即为我云留灵宗第六百二十六代弟子。云留森中不计生死,危机时刻捏碎灵牌则视为弃权自动离开云留森,请诸位务必保护好自己。入门试炼在前一千名少年产生之前概不会结束,以上。”

然后众人眼前一闪,光芒散去之时眼前已然是另一番景象。

浓绿苍郁,苍翠欲滴。

层层叠叠的森林,好不可爱。

托了沈筠淮紧拉住她的福,两人连体婴一般被传送到了同一个地方。但是二人运气不太好,才一抬头便有一只炸毛的狞猫弓着脊背呲着尖牙死死盯着两人。

两人心照不宣:“沈筠淮快跑啊啊啊啊!!!”

沈筠淮伸手一捞,就把乔霜降扯在了肩头,扛着小女娃一路飞奔。

乔霜降一路被少年扛着,虽然省了腿跑,但是沈筠淮的肩头就顶在她的胃上,顶的她怪不舒服的。

那狞猫跑的极快,身子又灵巧,紧追着两人不放。这头沈筠淮找了处大致安全的地方,放下了乔霜降,抽了长剑就朝狞猫冲了过去。

沈筠淮衣袖翻飞,挽了个漂亮的剑花,兼着手里捏的纤细银针,不多时后也就把狞猫放倒了,虽不至死,但这般任人宰割的模样和死了也没什么区别了。

沈筠淮手起刀落,三两下剖了狞猫,挑出了狞猫的内丹,随手扔给了乔霜降。乔霜降伸手接住,随手塞到了腰间。沈筠淮头也不抬,继续处理着狞猫,剥了皮,剃了骨。

沈筠淮那丹药的药效已过,于乔霜降再无束缚。趁着沈筠淮处理狞猫,乔霜降心领神会地去拾了柴,生了火。沈筠淮把狞猫带过来的时候烤肉的篝火早就已经架好了,呼呼烧的正烈。

干柴噼啪噼啪地响着,滴血的肉被烤的翻卷,油然而生的香气散漫在空气里,许久不散。

“唔,好香。”乔霜降缩成一团坐在篝火旁,目光热切地盯着将熟的烤肉。

关注落初文学公众号,每天领书币>>
上一章 下一章